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现在是盒废鸡了

感觉我主博滴首页应该也有喜欢阿拉希的gn,嘻。点小红心就行惹,爱里们❤️

请你吃炸鸡:

二宫老师要当红白司会主持人啦!我我我我开心得像是过节呜呜呜呜(;´༎ຶД༎ຶ`)认真的想搞个抽奖!虽然还没想好抽啥,如果到时候还是么想好那我就打钱惹!截止到171231,抽一个人,点小红心就好!
就不打tag惹,我要奶一口明年xgg!

无聊玩了下这个。
里面都是我们楚路大中央戏精学院的一份子,希望各戏精早日出师。
排名不分先后,原图图二,图源看水印,侵删。

之前和你们@世上有光 有光太太的聊天记录。
感觉文手真的太苦了,明明想看的就是两句话,结果非得硬生生憋出篇文。刚才又和她说起这回事儿,简直恨不得抱头痛哭。

我的lof点小红心点到了但是不显示,收到评论点进去刷新又没有了,换个头像吧头像还子博主博的错乱,手机连4g的时候图刷不出来,只有接wifi才能看到。客户端卸了装,浏览器关了开,一点用都没有。为什么啊????我的心疼痛,疼痛啊!(;´༎ຶД༎ຶ`)

[楚路]不确定因素

摸条鱼
没有文笔 所以就不打tag了

=======================

被楚子航告白之后,路明非说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
楚子航看着他,眼里的光暗了暗:“没有缘由。”

路明非救过楚子航两条命。
他问楚子航:“师兄,你说你喜欢我,那你觉得我哪里好?”
楚子航放下手头上的事,看入他的眼睛,回答道:“你哪里都好。”

路明非曾经自己单枪匹马干掉过一个龙王。
他的手抵在展示着龙类部分骨骼的玻璃柜上,问楚子航:“师兄,你到底喜欢我哪里?”
楚子航站在他身后,看着他印在玻璃上那张正垂眸看着内容物的脸:“你的全部,我都喜欢。”

路明非其实长得挺好看的,他穿西服打领带的样子被私下称为“卡塞尔女孩的白日梦”。
他把领带...

[楚路]无垢(1~3)

*ooc

*医生楚x高中生路

*未完结


去年年底就建了文档的故事,大纲一直都在,可就是一直写不了多少,因为文力退化加之文笔本来就烂,光是这篇文就写了删删了改,来来回回不知道改了多少遍,虽然发了出来但是也没保证能不能写完(突然悲伤)。

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希望能把这个故事写完的。给一直在等我的gn们比个心,抱歉让你们久等啦~

里面的医学相关都是我百度知乎来的……并不专业ಥ_ಥ如果有学医的gn愿意帮我捉虫那我十分荣幸,先在此鞠躬致谢🙇

===============


1


楚子航值完夜班,到小区旁边的一家便利店里买了几瓶矿泉水还有几件冷冻的便当。


便利店里的小哥...

【楚路/生贺】可你不是人类

重点先放在前面。

这是一篇很棒的故事,无论它是不是写给我的,无论写这篇文章的人是不是惊习,我都想说,这是一篇很棒的故事,希望你们能点开看看

--------------

以下是我的废话:

最近这段时间的我比较浮躁,所以很难找到一个能让我特别静下心来,好好的看完一个故事的时候。

这是一个很能让人平静的故事。或许他有一个童话一样的开头,但是对我而言,这就是一个故事,它平淡得就像它的的确确的发生过一样。穿过有黄昏色彩的雨幕,带着葡萄酒那橡木塞子的味道,就这么传达给我。

每个故事都有它的“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路明非就是一条龙,然后他遇到了楚子航,他喜欢过几个女孩,然后都无疾而终,...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

这是来自my习@惊习 の愛
my习给我做的曲奇小饼干
my习给我写的信
my习给我写的明信片
还有my习的我
今天的炸鸡也为my习站街
接受任何形式的嫉妒∠( ᐛ 」∠)_

每天在群里被陌迪塞狗粮塞到齁死的伤心鸡如是说道

[楚路]Salt

失踪人口闪现

==============

楚子航接下了一个高危任务。他对路明非的说法是,自己只是去出个差,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过来。

起初路明非没放心上,直到临走前一天伊莎贝拉不小心跟他说漏嘴,他才知道真相。

为此他和楚子航大吵了一架。并且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当着楚子航的面重重的摔上了房门。

接任务前楚子航不是没有犹豫。自从和路明非在一起后,他比之前要贪生怕死得多。他的命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也是路明非的。是路明非拼了命从龙王手里抢回来的。

可是任务总得有人去做。既然卡塞尔决定指派他去完成,作为卡塞尔一直器重的外派专员之一,他完全没有推脱的道理。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道没上锁的门,门里门外安静得像一口漆黑的井。楚子航...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