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盐罐子: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写同人写到自我膨胀的作者都是脑子进水。


我的文笔我的故事顶多值10个热度,能有100个热度10000个热度是因为我写的是同人,90%的人是冲着原作冲着CP来的,不是冲着我来的,这点清醒认知起码还是要有的吧?


某些作者当真是资历越老脑子越糊涂了,长期被粉丝捧得飘飘然,不晓得自己在写什么了。真以为自己的文值100个热度1000个热度,以为不管写什么都有人买账。


想知道自己值几斤几两,不妨换个马甲去写篇原耽看看有几个人气。


那些平时喊着“大大你写什么我都喜欢”的读者,言下之意是让你多写点这个CP,不是真的你写什么都行,同人作...

这是来自my习@惊习 の愛
my习给我做的曲奇小饼干
my习给我写的信
my习给我写的明信片
还有my习的我
今天的炸鸡也为my习站街
接受任何形式的嫉妒∠( ᐛ 」∠)_

每天在群里被陌迪塞狗粮塞到齁死的伤心鸡如是说道

 @离尤 

手动艾特一个太太 我收到本子啦XDDDD

快递小哥一打电话我就跑下去拿了 开心到跳起来!太太我宣你啊💙💛❤️

[楚路]夜晚,宵夜摊与啤酒

给my @惊习 的生贺!

my习说要甜甜的楚路,所以来了份加了好多烧烤蜜的hhhhh

祝my习生日快乐!!!🎂🎂🎂

长大一岁了要更加爱我!

隔空发送一个胯下笔芯!


============


这时是晚上十点多,路明非插着口袋在街上乱晃。他还没吃晚饭,路边的宵夜摊陆陆续续的摆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木炭燃烧的烟味儿。


他望过街边一溜儿围坐着的三三两两结伴的男男女女,目光停留在一个坐在油腻腻的桌子旁边,穿着衬衫皮鞋,背挺得笔直的男人身上。


路明非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男人像是在等人,又似乎不在等人,老板给他拿来了一盘刚烤好的牛肉串,他只是颔首示意了一下,用桌...

[楚路]测量

送给my习宝  @惊习 

浴室普雷

浴室普雷

浴室普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经历了无数次想砸电脑摔键盘我终于码!出!来!了!

我可以爆粗吗?(不可以)

我前面一堆废话 R18部分已经在中间用粗体+外链+空行标出

快夸我!!!


============


“师兄,试试吗?”路明非微微侧开视线,放在一旁的手纠结着棉质的床单,抓出一团褶皱。床单勒在床垫边角的松紧带因为那一处布料的扯紧,从底下滑了出来,勉勉强强的挂在床角。空调的摆风发出微微的“咔哒”一声,路明非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又往手心里收了几厘的床单,松紧带终于挂不住床边,弹了出来。


路明非...

[楚路]孤独患者


一直都觉得这首歌和路明非有点像 ,但是又觉得路明非的执念没那么深。

刚好在回顾龙二就码了这篇~码成这样也不是我本意😂

cp感不强 感谢阅读w

====================

路明非的记忆是一个一个片段接起来的。

他小时候没人陪他玩,他就举着一辆玩具飞机,在院子里到处跑。踩了树叶的影子,压了路沿的野草。砖铺的地面高低不齐,他只顾着跑,没看路,被一块凸起的砖块儿绊倒摔了一跤。

手心和膝盖都被擦破了皮,火辣辣的疼。

他阿姨把他拉起来,跟他说“路明非,你别哭,你是男子汉,摔跤而已,不许哭,知道吗?”

他生日,幼儿园的一个男孩子抢了他最想吃的那一块蛋糕,他差点儿跟那个小孩打起来。班上那个笑起来眯眯眼,路明非...

[楚路]橘子汽水

双向暗恋的楚路

ooc慎入

终于把玛丽苏的魔爪伸向了这对

第一次写楚路我我我我我我好紧张🙈

捉虫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抖完腿放文👇🏻👇🏻👇🏻


==========================


“明非,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楚子航把腿上的电脑放在一边,起身去到了一杯水。


路明非抱着手机瘫在床上,一条腿垂在床边懒散的甩啊甩“叔叔和婶婶发来短信说他们带着路鸣泽到东南亚旅游去啦,寒假就我一个人在家,还不如呆在学校里,不断水电不断网,还供粮。”


“嗯。”楚子航顿了顿,“你要不要去我家?”


“去你家!?”路明非的手机差点拍到他脸上,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

[青黄]师兄和我


感觉师兄梗很萌 连夜赶了一篇
反正也没人看🌚

=================

0
我的师兄叫青峰大辉
其实我本来是叫他“师兄”的
可是后来叫着叫着就变成小青峰了

1
我第一次见师兄时师兄在树上。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师父还有师傅牵着的我,可惜他帅不过一秒就被师父给踹下来了。
师父把我推到他面前,我的鞋尖正对着他的鼻子。我被他的眼神瞪退一步,我说“师兄你好我叫黄濑凉太,我是你的师弟”
师兄从地上爬起来,把掉头发里的树叶往地上一甩“我没有师弟”然后酷酷的走了。
我觉得我师兄超帅!

2
师父让我跟着师兄练功,师兄做什么我做什么。
我们过溪,师兄不走小桥,要去跳石墩,我也跟着他跳石墩。
师兄折了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我也跟...

[薰嗣]Buzzcut Season

Buzzcut Season


前言:

这是薰嗣,薰嗣,薰嗣

只是偶然听到这首歌,感觉太像薰嗣了

(其实lorde的好几首歌都给我一种薰嗣的感觉

bgm:Lorde-Buzzcut Season

和TV版剧情有出入?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我是弱智我看不懂eva

(手动再见

================


碇真嗣是一个时间恐惧症患者。


从他三岁亲眼目睹自己的母亲碇唯在初号机中化成一摊大分子物质开始,到十四岁有人突然告诉他“你要拯救这个时代”,他用了十一年,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恐惧来源于变成一管液体的碇唯。


他害怕时间的流逝,一直都在害怕。很多事情似乎...

(/ω\)

PETERPEN_BU:

@一盒炸鸡

😘

第一次圈人。。可以成功吗。。

青黄短漫  也许算不上?炸鸡的→【误解】中我最喜欢的片段,实在太喜欢了。。画质渣看着娱乐就好😣。。。

【哪里不太对劲有BUG尽管说,下次再画会纠正的😳】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