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青黄]误解

 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居的青黄二人开始了一场看似了无止尽的冷战。

 日子似乎过得平常,黄濑早上对着厅里的镜子系领带,脸上冒出了一颗痘痘,凑近过去用手指摸了一下,余光瞥到镜子右上角青峰打着哈欠从房间里出来,慌忙的收手,拉远和镜子间的距离,拉直袖子末端的卷角,目不斜视的走到玄关穿鞋走人。

 之前总是忘拿的牛奶没有忘记带上。

 黄濑一手挂在电车拉环上,一手拿着牛奶盯着最佳赏味期限发呆。前一天睡得太晚,青峰进进出出,听见他打着赤脚,脚掌一下一下贴到地板上的声音,听见他似乎打开冰箱,开了瓶可乐,或许接下来是到玄关的鞋柜上拿起信件随意翻阅。房间隔音效果良好,黄濑能听见完全是因为他趴在木门上听了好久,直到他蹑手蹑脚偷溜出门发现青峰门缝里不透着灯才睡觉。

 冷战之前黄濑并不在乎青峰在干什么,反而冷战之后对他的各种动静十分敏感。今早在玄关压下门把手的那一刻,他在门锁发出的咔嗒声中居然听见了青峰咕噜咕噜喝下水,然后把杯子放在流理台上的声音。

 同样的“咔嗒”一声。

 晚睡的后果当然是起来后黄濑一直到站在电车上时都没有清醒过来。

 电车到站的提示音响起,黄濑在恍惚中被人流一下推了出门,手中的牛奶差点没拿稳砸到地上去。心跳加速,太阳穴一胀一胀的疼,表皮下似乎压制着什么东西快要一股股的如棉絮般抽出来。

 工作并没有心不在焉,揭开锡纸盖喝下第一口牛奶把出门前那“咔嗒”声塞进胸口的闷气一并冲下了肚子里面去。

 想起青峰之前跟他说过“空腹喝牛奶对身体不好”。于是密度太小的闷气又慢腾腾的升上来隔应在了胸骨和心脏之间。

 阴魂不散。黄濑小声嘟囔了一句,认命的把牛奶放在一边,用了点力,啪的一声,牛奶跳出瓶口,手背上被溅了两滴,黄濑自己都听的心里一惊。

 吃午饭时黄濑婉拒了邀他一起去食堂吃的同事,自己下楼买了三明治和乌龙茶坐在公司后面一条少人经过的废楼道里满满的啃,拿出手机,点开社交应用,青峰彩色的头像花花绿绿的挂在首页,大剌剌的第一条:

 和傻叼打了场球。@KagamiTiger

 配图是四条腿和一个篮球框。

 看得不爽却完全抑制不住的想要往下刷

 “看见了二号”

 “转发:你詹要拿MVP了”

 “看中一双鞋”

 哦。滚蛋。黄濑退出应用,大口大口的啃完三明治,又足足的灌下大半瓶乌龙拍拍屁股回office。

 青峰这时面对着一堆巨无霸对面的火黑夫夫坐m记里面喝冰可乐。二号从袋子里钻出来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又被他按了下去。

 “青峰君和黄濑君吵架了?”黑子喝下口奶昔,看似放空的水蓝色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青峰。

 “并没有”

 “好的”黑子点点头,又含上吸管。

 青峰感觉自己讨了个无趣,虽是说着没什么,却希望本着想要弄清“黄濑怎么了”的问题想把事情向谁谁托盘而出。

 真烦。青峰抓了把头发,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撑着桌子站起。“先走了,再会”

 “你一点东西都不吃吗?”火神对着他的后脑勺喊道。

 他抬起胳膊举到耳边,示意不用了。
 
 从m记出来的右转的那个坡一直往下走就是黄濑的公司,而笔直的过了马路过去是到家最快的路。

 青峰的脚步在m记门口停了一下,踢了踢水泥地面,插着口袋右转向坡下走去。

 公司的写字楼一点一点地出现在青峰的视线中,白白的楼比周围的任何一栋看起来都要刺眼,可到楼底下时青峰仍是仰头在楼底下站了一会儿。

 不知道黄濑在哪一个方格里面,之前听他稍微提过一下,只是没大放在心上。自己心里也清楚就算知道他在哪里办公也没可能看得见人,却明明白白后悔起当初没有好好听他说。

 黄濑公司一直往前走的那条路回家要绕很大的一个圈,青峰随便找了个地方草草解决了晚饭,又去便利店里买了几本杂志,到家的时候黄濑已经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家门打开的那一瞬青峰明显看到黄濑黄澄澄的脑袋被吓到似的动了一下,伸了个懒腰,慢条斯理的关上电视回房间关上了门。

 知道黄濑不想和他碰上视线,于是青峰故意放慢了换鞋的速度,走到沙发边坐下,手放在黄濑坐过的位置上,还带着点他的体温,源源不断的流散到空气中去。

 闭上眼睛,手掌摩挲着布艺沙发粗糙的表面。
 
 喜欢你。

 你是我的。

 怎么可以不理我。

 早就发现了自己和黄濑的内心,想着更新的开开心心的动态能把黄濑这个别扭起来会咬人的室友逼到炸毛。

 早上黄濑没有忘记带牛奶,自己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打开门,靠在门边把牛奶丢给他然后恶趣味的调侃几句,想尽千方百计希望他承认会吃醋承认喜欢自己,结果却落得个冷战的下场。

 青峰似乎有点怅然若失。拿了本杂志盖在脸上装死人。心里却是乱成一团麻。

 期间黄濑出来洗了个澡,然后又把自己关回了房间。青峰抬眼看了看黄濑的房门,自己也进房间拿了衣服准备洗澡。

 浴室里飘着淡淡洗发水的味道。

 知道黄濑不是一个喜欢吹头发的人,因此青峰手脚快了许多,头发滴着水拿着风筒直接去开黄濑房间的门。

 黄濑这边正烦躁得趴在门上听青峰的动静,越听越烦躁,正想开门出去倒水,门直直的向他推过来,手忙脚乱的把门抵着。青峰没用力,直接把手伸到门缝那儿任由黄濑夹着。

 “黄濑,洗完头要吹”他说。

 黄濑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只是看到他的手一直被夹着要急得破口大骂。

 “你让我进来,我给你吹头发,听话”

 黄濑咬着嘴唇坚持了十多秒,终是松了力度。 青峰推开门进来,插上插座,把黄濑压在他的怀里,手指温柔的缠绕上他黄色的湿发。

 “你喜欢我的方式就是躲着我?”青峰开开电吹风拨弄着黄濑的头发,嘴唇贴在黄濑的耳垂上一字一顿的问道。

 黄濑推开他的头,抢过电吹风不说话。

 知道他不会拒绝,青峰从后面着他的腰,下巴搁在黄濑的肩膀上“你不问我,你怎么又知道,我对你好,不是错觉,而是真的喜欢你呢”

 黄濑关掉电吹风,转过头看着青峰。眼睛红的让青峰觉得心脏被别人狠狠的捏了一把,他声音颤抖“你说什么?”

 “没听到就算了”青峰把电吹风开到最大,吹了一会儿后又把风调小了一些,说道:
 
 “我喜欢你这种事情。你给我用心仔细感受就好”




=====FIN=====


后记
好几个星期前的青黄深夜六十分_(:3」∠)_
一直忘记po上来 结尾稍改了一点
冷战题材吧 
第一次参加这个活动的产物
哎也不知道说什么好_(:3」∠)_
那就这么胡说八道几句吧
晚安w

评论 ( 7 )
热度 ( 158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