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青黄]The Scientist

The Scientist


青峰大辉和黄濑凉太分手了。


在一起时每一件细小的失误都能构成分手的原因,这就如同滚雪球,说是积少成多也不为过——雪球越滚越大,等发现了已经无力挽回,任凭巨大的雪球将两人的关系压垮。


分手时黄濑把问题点得很明白“我们不过是仗着彼此喜欢对方而肆意妄为罢了”


这句话给足了青峰台阶,他深知仗着对方喜欢自己就肆意妄为的人是他,只有他。黄濑生气也在情理之中,只是意识到这点为时已晚,黄濑说走就走,青峰连他的背影都没捞着。


黄濑走后青峰试着给黄濑发过短信打过电话。短信传得过去电话也打得通,只是永远没人回。青峰开始以为就算没人接可黄濑没换号码,这就说明他还有追回黄濑的希望,可是如此坚持了一个星期,黄濑终于发来一句,青峰迫不及待地点开:


“我说过以后不要再联系的吧?请不要再打给我了”


字里行间透着股冷漠与疏远。青峰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打开狠狠的喝下一大口,带着气泡的液体冻得他的心脏发痛。于是他也知道了不换号码不是给他机会,而是黄濑觉得,因为他换号码,不,值,得。


脑子里闪现过无数个“如果……就好了”。


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就好了。


每晚躺在床上青峰都会习惯性的掐自己的大腿,只可惜热辣辣的痛感除了提醒他的的确确确确实实实实在在的失去了黄濑之外,别无他用。


挽回的执念太深,一向无梦的青峰在某日突然做起了梦。


梦里回到了好多年前的青春年少,场景真实得不像是在梦中,更像处在现实里,黄濑背着书包远远的向自己招手,青峰有点恍然,左手紧抓住快要掐住大腿肉的右手,告诉自己:


别掐,这是梦,他还不想醒。


青峰深吸一口气,跑到黄濑面前。一阵风撩起黄濑金黄的发丝,那人笑得很是灿烂,一口小白牙晃得青峰眯了眯眼睛。


“小青峰陪我去买鞋!”


买鞋?


青峰努力的回忆了一下。


这似乎是高中的时候。黄濑从神奈川跑来东京,说是买鞋,谁信?可那时候的自己偏偏是信了。两人走到街上没逛几间店,青峰想起一直想买的游戏在那天限时预售,直接把黄濑一个人丢在鞋店里自己跑去排队买游戏了。


“嗯”青峰抱着后脑勺走到黄濑前面“走吧”


鞋店里面里放着当年的新款,黄濑一双双的试,不时会抬头看看青峰,欲言又止。这些小动作当年的青峰都不曾发现,不由得暗骂自己几句。


“我又不赶时间”青峰说“你慢慢试。别看我。”


裤袋里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听到铃声的黄濑敏感的抬起头向青峰看了眼。


“我接完电话就回来”他跟黄濑说。后者闻言点点头,低头继续试着鞋子。


电话是之前约好一起去买游戏的同学打来的,那边说自己刚好打完球正往商场去,问他现在在哪里,打算和他一起过去。青峰透过鞋店的橱窗看见黄濑正往这边看,在察觉到自己正在看着他的时候又急急的回过了头。青峰跟电话那头说,今天自己这边有点重要的事情,没办法过去了。


电话那边责怪了青峰几句说他放人鸽子不仗义,青峰说请吃午饭补回才算罢休。


回到店里,黄濑正对着几双鞋子摇摆不定,青峰想到在半个月后黄濑会有一场比赛,结果当然是赢了,可因为黄濑在之前练弹跳的时候穿鞋没太注意,落下了伤,比赛过后伤势加重,过了好一段时间才痊愈。期间青峰只能在东京干着急,也不告诉黄濑自己在着急,想做些什么却觉得做什么都是多余,于是便不了了之。


如果说出来会不会好很多?


青峰摇摇头,仔细看了看鞋,拿起一双道“这个”


“嗯?”


“你的脚很容易磨伤,这个比较软,而且你最近在练弹跳,全掌气垫缓冲比较充分,对脚部伤害小。”


“诶?小青峰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就是知道。”青峰一屁股在黄濑旁边坐下“你试一下”


黄濑愣了愣,脸上浮起两团不太显眼的红晕,将脚伸进青峰刚拿给他的鞋子里踩了踩跳了跳,看样子似乎很满意。


“那就这双了。”他说道,然后就脱下鞋子跟着售货员去前台结账。


从鞋店里出来,两人都有点饿,于是随便找了间奶茶店坐下。


黄濑喜欢把东西一股脑的塞进嘴里,然后鼓着腮帮子慢慢的嚼。这个可爱的坏习惯在之后慢慢的改了过来,青峰就再没见过。


不知不觉目光变得柔软,黄濑抬起脸与他对视“那个,小青峰。”


“嗯?”


“游戏…今天预售。”


“知道”


“你不去?”


“陪你啊”青峰没有躲闪,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从店里出来太阳快要西斜,青峰送黄濑去了车站,看见他上了车,然后隔着玻璃乐呵呵的对自己挥手说再见,左耳的耳钉一闪一闪的。


列车关门的提示音响起,紧接着快速的向左边退去,青峰闭了闭眼睛,然后睁开,熟悉的床头柜出现在他的眼前。


闹铃来得很准时,他伸出手将它摁掉,然后点亮手机看了一眼,上面依旧空空如也没有一条短信。


头一晚的梦真实得让他混淆了现实,如同夏日燥热的风,不仅让他无法清醒,反而使他更加沉浸于困倦之中。


“青峰,青峰?”失焦的视野里看见一个模糊的人影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周围的轮廓陡然清晰起来。


“嗯?”


“下班了,怎么?你还有工作没完成?”同事收手支在他的隔板上看着他。窗外天色已暗,天空被铺染成沉沉的红色。


青峰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六点已经过了五分,收拾好东西拿上衣服“走了”


“哦对,今晚吉田生日开趴,你去吗?”


“不了”


“嗯?”同事追上前去“不是你之前说他生日要狠灌他的吗?”


梦中快速开过的列车在青峰的脑海里停留了一下,眼睛感觉到一阵疲劳。青峰抬手按按眼睛,道“今天有点累。你们玩得开心。”


下班高峰期人多车多,青峰在路上堵了半多个小时才到家。天已经完全黑下去了,他摁亮家里的灯,一眼就看到正对着玄关的沙发。之前黄濑最喜欢坐在那张三人沙发上,或是看电视,或是玩电脑,或是等待着晚归的自己。


现在黄濑走了,沙发空了,房子空了,连着空的还有青峰的心。


天气很好,洗完澡后他接了杯水趴在阳台的栏杆上看风景。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推掉了吉田生日会的邀请,也不知道现在派对进行得怎么样了。


他拿起手机点开朋友圈,意料之中的,吉田生日聚会的照片视频爆炸似的贴在屏幕上。现场的甲乙丙丁们都玩得很high,吉田脸颊泛红醉得一塌糊涂,他的女朋友坐在一旁似乎很紧张,伸手挡着给吉田递酒的手。


照顾醉鬼可不轻松。


青峰不由自主的情景带入。好比他就是吉田,黄濑就是场子里唯一比较清醒等着聚会结束,然后把他带回家的人。


一旦玩脱了青峰眼里就只剩自己,完全不会顾及醉酒后自己会给黄濑造成多大的麻烦。黄濑本来也不是一个会照顾人的人——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可是每次他都会把醉酒的青峰拾掇得服服帖帖的。


这得是废了多大的气力啊。青峰喉结上下滚动,喝下杯中的最后一口水,眼睛微微眯起,感觉到夜晚清凉的风擦着他的眼角往后面吹去。


伸了个懒腰,青峰走进房间,钻进没有热度的被窝里,黄濑在枕头上遗留的气味还未完全散去,青峰把脸埋在上面深吸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缓缓的吐出。


“早啊小青峰!”


在晨光中睁开双眼,对上黄濑放大无数倍的脸。蜂蜜色的双瞳在日光下泛着浅浅的金色,长长的睫毛投影到透澈双目上的倒影好看的不像话。


梦吧?又做梦了呢。


青峰伸手揽过黄濑的脖子,没站稳的黄濑的鼻梁重重的撞到青峰的锁骨上。


会痛。青峰的喉头一瞬间有点哽咽。


真是,太真实了啊……


大手扣在他的后脑勺上,让他的一呼一吸都洒在自己的胸口。


“痛啦”黄濑动动脑袋。


青峰一只手掀开被子,另一只手顺着黄濑的背脊下滑,让他整个人都贴到自己的身上。隔着薄薄的睡衣传来比温暖还要更为炽热的热度。侧头亲吻着他的发丝,用力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小青峰今天,好奇怪”黄濑嘟哝一声,安抚似的将手放在青峰的头上顺了几下“做噩梦了吗?没事了没事了。”


两人就这么抱着,黄濑的手机在床头响起,青峰手松了些,黄濑从他的怀抱里抽出身去接电话。


青峰盯着他的脸一瞬间失神,看见那人对着电话那头嗯啊应了几声,然后又把金灿灿的脑袋凑过来,“今天小青峰生日!快起床快起床!”


生日?青峰看了眼床头的电子钟,日期显示在八月三十一日上。


果然是吉田生日会给自己带来了影响吗。青峰有点无奈,翻身起床。


那年生日的场景清晰的在梦中铺陈开来,没有一分一厘的偏差。青峰有点惊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记忆居然好成这个样子。


午饭过后黄濑拉着青峰打游戏。


黄濑坐在青峰身前,青峰的手环着他的腰,胸膛贴在他的后背上,控制手柄操纵着电脑屏幕上的人物,黄濑专注的看着电脑,胳膊不时撞到青峰的小臂。


青峰看着他的后脑勺,回忆起那年的生日黄濑公司临时有事被叫去加班,自己召集了一些朋友们去k房唱歌喝酒。后来喝断片儿,意识模糊的打了个电话给黄濑,自己在哪里也说不清就挂了电话。那时黄濑刚加完班,又累又紧张着青峰,还好了解青峰一般喜欢去哪里,开着车在路上左拐右拐,最后终于出现在k房门口把青峰给领走。


不能再发生了。即使是在梦里。这种事情也绝不能再发生了。


青峰把下巴搁在黄濑的肩膀上,黄濑的脑袋自觉的靠过来抵着他的太阳穴。


在把黄濑叫去的电话打来之前,所有事情都贴合着他的记忆发展着。


期间几次思绪飘开远去——“未来的”黄濑会留下一条短信然后离开,“未来的”自己只能如此的沉溺在梦中过着“现在”拥有的一切。


不愿意醒来。曾经听说,梦里的时间是实际时间的四倍快,六个小时的睡眠足以让他过完在这里的一天。就算不,也至少,至少要在黄濑去公司的时候,笃定的告诉他,自己会等他。等他回家,等他陪自己过生日,等他陪自己切蛋糕,等他陪自己许愿。


手机震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青峰不自然的拿着遥控器切了几个频道,然后看见黄濑挂了电话,脸上带着抱歉的微笑。


“小青峰,今天公司临时要加班。不能陪你过生日了。你看看找些朋友……”


“我等你。”青峰看着他的眼睛。


“嗯?不用……”


“我。等。你。”青峰一字一顿,又重复了一遍。


所以请早点回来。


黄濑闻言微愣,笑意从眼底漾开,扩散到整张脸上“我会早点回家的哦”


喜欢看黄濑笑。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黄濑出门后,青峰看了几场球赛,电话响了好几次,都是他的朋友们,说要请他吃饭请他喝酒。无一不被青峰拒绝。电视上的画面不断变化,照得青峰的脸忽明忽暗,眨眼的时候睫毛上下扇动,张开的是一双靛青色的眸子。


他说过等黄濑。他就一定会等。


十一点多黄濑发来短信说准备回家,青峰立马关了电视。莫名的有些许紧张。手机屏幕暗下去,他把它点亮,又暗下去,又点亮。黄濑的公司离家里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期间青峰一直在找事情干,最后还是决定坐在沙发上。


家门门锁被打开的时候他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黄濑似乎并没察觉到他的窘态,笑眯眯的对他说“小青峰我回来啦!要快点!不然就过了十二点了!”然后急急的脱了鞋子跑去冰箱里把蛋糕拿出来,插上蜡烛然后点上。


青峰关了灯走过去,黄濑的脸在烛光之后像是加了一圈光晕,那人眉眼弯弯,给他唱着生日快乐,然后抱着他的脖子让他快点吹蜡烛许愿。


一向应付的青峰在今天变得很虔诚。他闭上眼睛。他想。


希望你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我。


眼睛睁开,梦里的场景消失得一干二净,黄濑离开的日子又往上添了一天。


这天青峰想起自己休息,于是决定出门一趟,准备买些日用品。


从前家中的日用品都是他和黄濑买的,通常都是一次性买几件,购物车堆得满满的看起来就像是搞批发的。家中上一次和黄濑去买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快用完了,青峰推着购物车站在货架前面犹豫了一下,最后也只是捡了一瓶。


突兀的立在空空的购物车的中间。


青峰又随手拿了瓶洗衣液还有衣物柔顺剂,又往里面丢了两盒牙膏。


一边斟酌着接下来还要买些什么,一边推着购物车,不知不觉走到了零食区。青峰对零食没有什么嗜好,倒是黄濑很喜欢买,每次来商场一定会买一些回家看电影或者打游戏的时候吃。牌子种类也总是固定的那几个,青峰照着记忆各拿了一样,结账出来手上满满当当的提了一大袋东西。


乘着扶手电梯下楼取车,无意识的一个转头,一抹熟悉的金黄出现在视线之中。在相隔十米以外

的另外一条上楼的电梯上。青峰一愣,马上转身往楼上跑。期间不小心撞到了几个人,青峰来不及道歉。他看见黄濑左拐,没了身影,索性将手里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不管不顾的往前追。


追到一个T字型的走廊,黄濑不知道走了哪条路,青峰额头蒙上了一层薄汗,将手撑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青峰”一双白色的air force出现在他的面前,站定。


青峰直起身,他想自己现在一定很狼狈。


黄濑的头发剪短了,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的细框眼镜。穿着舒适的牛仔裤,上身是连着棉质兜帽的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很清爽。


青峰有点失神。像梦一样,双唇张合“黄濑”


“嗯,”黄濑挑挑嘴角,礼貌的向青峰点头,“我先走了”


“等等”青峰急着去捞黄濑的手,却被他巧妙的躲开。


“还有什么事吗?”黄濑转过身,问道。


“如果你离开的那天我在家。你还会走吗?”


问题抛出来青峰只想揍自己。即使黄濑给出了答案又能如何,自己要么是徒增了一层后悔和懊恼,要么是庆幸没有亲眼看见黄濑收拾东西离开。结果就摆在面前。他们分手了。有谁会在意期间的过程呢?


可是还是想知道他的回答。想要弄明白那时黄濑是否彻底死心也好,想和黄濑多说一句话也好。


黄濑的指腹摩挲着腕上手表的表面“你自己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要来问我呢?”


我知道答案吗?


夜晚躺在床上,青峰翻来覆去睡不着,黄濑对他说的话一遍遍的悬在他的脑海里。他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看到的依旧是自己一片黑暗的房间。


他或许是失眠了。


他不怕失眠,从来都没怕过。他还年轻,精力充沛,即便是头一天有着糟糕的睡眠,他的精力再加上醒神的黑咖啡仍能让他撑过一天。可是他现在却比以往的任何一次失眠更想睡着,睡着后的梦里会有他想要的答案。


时间一点点的逼近三点,青峰的双眼不受控制的缓缓阖上。终于是睡着了。


入眼的是家中的电视柜,挂钟上显示的日期正是几个月前——黄濑走的那一天。洗手间传出水声,青峰走到门边,黄濑正对着镜子洗脸,余光看见青峰站在门外,把毛巾拧干,挂在一旁的架子上,挪了点位置“你用吧。”


“我不用。”


“哦”黄濑应了一声,从青峰身边走了出去。


这天的天空阴沉沉的,有种让人难以忍受的闷局促在两人独处的空间中。黄濑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青峰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脑子里思绪万千,不知道要如何开口将黄濑留下来。


深吸一口气,正准备说些什么,黄濑却先他一步开口“不是要出差?”


“不去了。”


黄濑知道青峰在看他,将眼前的书翻过一页,点了点头,没问原因。


时间一格一格移动得很艰难,窗外响了几声闷雷,然后开始淅淅沥沥的下雨。窗外盆栽的树叶被雨水打落贴在地上。房间变得很暗,两人谁都没去开灯。


黄濑背着光,整个人的轮廓在日光之下亮着一条白色的边,宛如一幅艺术作品。似乎是看书看累了,黄濑把书合上,起身要向卧室走去。


“黄濑。”青峰叫住他。


“嗯?”


“我许过一个愿。我希望你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


“嗯”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走。”


黄濑转过头,满脸疑问“我干嘛要走?”


“你不是要和我分手吗?”


“小青峰你傻吗?我为什么要和你分手?”黄濑把手贴到青峰的额头上“睡傻了吗?”


青峰的心脏跳得飞快,甚至忘了说话。


黄濑抱住青峰,脸贴在他的脸上蹭了蹭,两人胸膛相贴,黄濑身上的热度源源不断的传来,青峰甚至害怕几乎为零的距离会暴露自己的心跳。


“小青峰对我那么好。那么温柔,那么体贴。我才……小青峰,你,你哭啦?”黄濑一瞬间变得手足无措。急急忙忙的想松开青峰替他拿纸巾擦擦。


也是,黄濑又不是青峰,他怎么知道发生了什么呢——青峰抬起双臂,把黄濑紧紧的箍在怀里“别动。”


“好好好我不动……”黄濑的双手又环在了青峰的腰上。


青峰闭上眼睛。足够了。


就算在这个时候转醒,也足够了。


双目睁开,黄濑的睡颜出现在他的眼前。自己的手搭在他的腰上,他缩成一团,窝在自己怀里。青峰有点难以置信,放轻动作,拧了一把自己的手背。剧烈的痛感没有让他再一次睁开眼看见空空的床头柜,闹铃在床头真真切切的响起,而不是如同背景音乐那样传来。


黄濑揉揉眼睛从床上坐起,剪短的头发和昨天青峰见到的他一模一样。


他还没睡醒,眼睛睁开一条缝,看见青峰在他面前,整个人往他怀里倒去,嘴里嘟囔着“好困”,却不知道自己让上面的人重重的咬到了舌头。


青峰感受到细细密密的疼痛在舌边炸开。血腥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青峰任由黄濑压在自己身上,扯过一旁的被子给他盖上。嘴角弯起,笑得很傻。


========================================

后记

有一天在听coldplay的The Scientist

里面有句歌词“I’m going back to the start”

我想,每个相爱到最后分手的恋人都想回到过去吧。

于是就有了这个脑洞。

青峰通过做梦回到过去改变自己,挖掘答案。

最后居然真的改变成功了。科学家也无法解释这件事情嘛……

ahhhhh

有点乱吧 凑活着看吧

然后准备开始码你我之间了orz我之前还放话说拿命来发誓今天更

啊……

脸都被打肿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54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