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青黄]Sex And Candy

 @不怕不怕啦 妹子的点文www

想说我其实是循环着EXO的Wolf撸的hhhhh

祝阅读愉快哦~……^^

====================


太耀眼了。


黄濑凉太这个人对我而言,真的是太耀眼了。


这段心理活动开始于和黄濑打完球的下午。时间是二零xx年七月二十五日六点二十七分三十一秒。


没什么,我没打算记下这个时间。这段莫名其妙的心理活动来得太突然,我只能看看表缓解一下我的紧张。


嗯,在看表之前,我看的是黄濑。


我看见他的汗珠在发尖摇摇欲坠,然后掉到他前襟的衣领里面。他的手扯着篮球服宽松的布料在胸前擦了一把,肩上宽边的带子从中部往外滑了一段,整个左侧的肩膀和脖子因为上面的汗水反着光,就像哑光象牙白的艺术品。我想了很久才想出这个形容。


太阳在七点就要下山,现在的云里似乎埋着一把快要熄灭的闷火,透过体育馆的玻璃投下来的光在我身上缓慢的烧。那是一种躁动的热,不稳定得像剧烈晃动过的汽水,让我觉得我在等待着一个爆发。


手中的冰可乐气泡很足,水蒸气在上面凝成的水珠顺着我的手腕流到我胳膊的关节窝,本来以为微凉的感觉至少能让我平和一点,可是你知道的,可乐本来就是一种很刺激的饮料,我看着红色的易拉罐,手心里还能感觉到二氧化碳的气泡在里面一个个破开,我就无法平复下来。


打完球的他脸上泛着圈红,让我想起之前家里的老头带我去潜水看见的红珊瑚,就连脸颊上要蔓延到耳侧的红晕形状都与珊瑚丛如出一辙。


他看着篮球场的木质地板,我看着他。他的眼皮下阖,侧面看去那个完美的弧状让我想起一种叫做玛德什么鬼的甜点。几天前我的发小五月才给我吃过。贝壳的样子,我直接拿了一个塞进嘴里,三两下就嚼完吞了下去。五月气鼓鼓的跟我发脾气说“阿大你一点也不懂得品尝!”


都是用来填饱肚子的东西,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可是现在我倒是后悔起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似乎上面还沾着那个玛德什么鬼的碎屑。


黄濑的睫毛又长又浓密,也不知道是怎么长得,好像刘海上的汗珠一掉下来就能被睫毛给接住似的。我离他很近,看得见他睫毛的颜色在光下从纯牛奶过渡到奶茶到枫糖到纯黑咖啡。


这个人总是让我联想到甜品。


他渴了,举起手中的橙子味芬达跟我手里的可乐碰了个杯,然后仰头大口大口的往下灌,喉结上下滚动着,脖子上的肌肉一鼓一鼓的。我满鼻子都是他橙子汽水的味道。


“小青峰也想喝吗?”察觉到我在看他,他转过头向我晃了晃他手中的芬达。


双唇微张,现在贴上去的话一定是凉凉的,还能尝到橙子的甜味。红成这个样子应该不是被色素给染的吧……


“不要”


“那可乐给我喝一口?”他对我眨了眨眼睛,萤火虫一样的光在他琥珀色的眼里活蹦乱跳。我也不明白我怎么想的,居然有种想舔一舔他的眼睛的冲动。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糕。


我推开他湿漉漉的脑袋,同时又想把他的脸固定在自己的面前。两个大男人靠那么近很别扭况且我们身上湿湿的全是汗,我却想随意的挨着他的胳膊他的膝盖。我灌着可乐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黄濑的橙子味汽水里面像灌了酒精,我迷糊得不像我自己。


“离我远点。黄濑。”我说。


我的本意不在此。


黄濑向来都不顾别人的感受。我要去买杂志,他缠着我要跟我1 on 1。我想睡觉,他下课要我陪他去买汽水。我想出门打球,他说要去我家和我一起写作业。我要打游戏,他让我陪他去买鞋。


所以,我叫他离我远点。他一定也会一点也不顾及我感受的贴过来。


我感觉到一阵风,我们间的距离从十公分拉到五十公分。


他果然没让我失望。这人真的很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他看起来有点委屈,两只胳膊搭在支起的膝盖上,手里的饮料松松的卡在指尖,蓝色的毛巾搭在他的脖子上。


我把手里的可乐喝完,捏瘪,他也喝下了易拉罐里的最后一口汽水,扯过毛巾擦了把汗,然后站起,问我“走吗小青峰?”


“走啊”我单手撑地站起,把他甩在背后向更衣室走去。


这个点篮球馆只剩下我和他两个人。我从柜子里拿出衣服,听见后面传来关门的声音。


有什么好关门的。


他的柜子在我的旁边,打开柜门后他的上半身全被挡在了后面,他的手从门下面伸出来,扯住衣沿往上一提,露出一截比我的皮肤不知道白了多少个度的腰。肌肉练得不错,腹肌的线条也收得很好。篮球裤的松紧带卡在内裤的一指以下,灰色的内裤裤腰和腰线贴和得很。


我稳了稳呼吸,把汗湿的衣服脱去,卷成一团丢到柜里。


我一只手撑在柜顶。我觉得我总得做些什么。采取一些措施。


更衣室很暗,我觉得很热。或许是地面散发的太阳的余热,也或许是从我的身体里烧出的一把火。这种温度让我怀疑自己会被低温烫伤。


心跳得太快的窒息感。


可乐的气泡似乎一个个的从我的肚子里升了上来,在我的胸腔里爆炸。那是一种细细密密的挠不到的痒。


“小青峰你还不穿衣服吗”黄濑关上在我看来很是碍事的柜门,双手正扣着衬衣最上面的那颗扣子。风干了的发丝垂在他的眼前挡住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我伸手圈上他的手腕。一如往常的行动先于思考。另外一只手撩开挡着他眼睛的发丝别到他耳朵后面。


他被我吓到了,瞳孔一颤一颤的缩着。他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我牵引着他的手按上我的胸膛,那个心脏在下面跳得飞快的地方——别说他,就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为这样至少能缓解一下我的不稳定,然而先前那种酥酥麻麻感觉却像加了酵母的面团,一下子膨胀起来,挤得我透不过气。


他的手想要收回,却被我死死的按着。


我想我现在有着野兽的表情。


他的声音有点抖“喜欢女孩子的小青峰,觉得这样子很好玩?明知道我喜欢着你,这样,很好玩吗?”


黄濑喜欢我。


我知道的。他喜欢我。


是我让他喜欢我的。让他跟在我身边小青峰小青峰的叫。让他一直缠着我。


我圈紧他的手腕,再一次让他的手心按紧我的胸膛。


我说,我知道。


我喜欢你。


比你喜欢我还早。


我的心跳得这么快,感觉到了吗。


我说,


我现在可以吻你了吗。


我含着他的双唇,舔着他的小白牙。


二零xx年七月二十五日七点整。我,青峰大辉,一个情感白痴,用光了我人生前十八年的所有情商。


然后我得到了黄濑。


真的是赚翻了。




FIN


评论 ( 9 )
热度 ( 104 )
  1. HANA一盒炸鸡 转载了此文字
    甜翻的小片段!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