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楚路]橘子汽水

双向暗恋的楚路

ooc慎入

终于把玛丽苏的魔爪伸向了这对

第一次写楚路我我我我我我好紧张🙈

捉虫什么的明天再说吧…

抖完腿放文👇🏻👇🏻👇🏻


==========================


“明非,打算什么时候回家?”楚子航把腿上的电脑放在一边,起身去到了一杯水。


路明非抱着手机瘫在床上,一条腿垂在床边懒散的甩啊甩“叔叔和婶婶发来短信说他们带着路鸣泽到东南亚旅游去啦,寒假就我一个人在家,还不如呆在学校里,不断水电不断网,还供粮。”


“嗯。”楚子航顿了顿,“你要不要去我家?”


“去你家!?”路明非的手机差点拍到他脸上,他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楚子航转过头看他,没有戴美瞳的黄金瞳即便在日光下也泛着光“去我家。”


卧槽!?有点动心!不过路明非还是摆了摆手“这就不用麻烦你啦师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语毕,他抱着后脑勺躺下,瞥到楚子航还在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师兄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很吓人的好不好……


于是他挠挠脑袋又坐了起来“师兄…我没有不喜欢你家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贸贸然去你家,不太好。”


“我知道。”


“不过我还是打算回家的。只是我还没买机票也还没收拾东西…”路明非自顾自的开口,然后拿起手机“我先看看机票。”


自从执行完昂热指派的任务回来后路明非整个人就陷入了咸鱼状态,什么事都不想干,门也懒得出,无论是吃饭还是要买什么东西都是让楚子航出门顺便给他带回来。


——这么想来,以师兄的性格的话,说是顺便,其实也有绕路的时候吧…路明非的大脑不知不觉的有点放空。


“我帮你买了。”


“什么!?”路明非乱蓬蓬的头发抖了抖。


“我帮你买了机票。和我一班,看来不用退了。”楚子航说着又把电脑放回了腿上,点开了个文件开始往上面打字。这在路明非看来十分有深藏功与名的意思。


靠靠靠!师兄你给我买机票那么大件事你也不跟我商量一下!!西卡西,我好感动啊……


“师兄……”


“嗯?”


“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小弟!”


楚子航停止了打字,往路明非那儿看了一眼,那张逆光的脸好看得像加了ps柔光特效的杂志硬照,虽然依旧一脸面瘫“好。”


路明非倒回床上,十分没用的扯过枕头盖在脸上:师兄你是要好看死谁啊啊啊!!!!别那么认真的回我啊!


买的是两天后的机票回国。两人东西都不多,很快就收拾完了。走前是楚子航锁的门,路明非站他旁边脑袋似乎一直在往里探,楚子航只好停下手上的动作“明非,有东西没拿?”


“啊?没有。”路明非摸摸鼻子,缩了回来。他总不可能说因为师兄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想多闻几下吧?师兄可是杀胚啊!村雨就在师兄手边,分分钟提刀砍了他路明非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啊!


楚子航看了他一会儿,似乎并没发现什么异样,又低头锁好门,拖了箱子“走了。”


两人一起下了楼,楚子航帮路明非把行李放到车箱,后者则自觉的坐到副驾驶上,拿起手机玩起了游戏。


“明非。”


“嗯。”


“明非。”


“师兄?”路明非回过神来。


“安全带。”楚子航指了指他耳朵旁边示意了一下。


“嗯?”


“安全带。”楚子航解开了自己的带子,直接探过身把路明非耳朵旁边的安全带扯了过来,扣上。然后发动了车子。


师,师兄…不是,不带你这么撩汉的…


路明非故作镇定的拿起手机又开始了游戏,可惜玩几步就死,玩几步就死,简直跌破他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时的最差记录。他只好把手机收了起来,盯着窗外发呆。


路明非高中的时候就知道楚子航了,仅限于知道,连认识都算不上。那人成绩棒颜好长得高打篮球还帅,虽然他面瘫,可这也不是缺点啊。别说全校的一干小少女了,就连路明非的小霸王弟弟路鸣泽都对楚子航(疑似)怀有非分之想,家长们更是把楚子航当作“别人家孩子”的终极模板。


所以进了卡塞尔之后能和这个超神的师兄同生死共进退,让路明非觉得十八年从没照进过他生命中的佛光终于眷顾了他,并且一照就几近瞎眼。


楚子航把路明非归为自己的同类,口头上不说但事事都很关照他,让路明非觉得自己似乎点亮了楚子航的鸡婆技能。后来原本和路明非一个宿舍的废柴师兄芬格尔毕业了,路明非就搬到了楚子航的宿舍里,那之后楚子航的鸡婆简直发挥到极致,让你早点休息,睡前给你热牛奶,一天没吃青菜还会提醒你吃个苹果,更何况这人还长!得!帅!路明非觉得自己不弯都天理难容。


只可惜师兄是个禁欲系男子,对情情爱爱似乎并不感冒,这让路明非一度以为他要飞升不敢打扰他修炼。




经过十个多小时的跨洋飞行,两人终于回到了北京。楚子航家里派了车来接他,这应该是他妈苏小妍的意思。


楚子航的行李被一个中年人接了过去。路明非给自己的叔叔发了条自己已经回国了的短信,然后往不远处的出口一指“师兄,那我去那个出口打车回去了”


楚子航拉过路明非的箱子“我送你。”


有免费车我当然坐啊,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师兄你也太低估我脸皮的厚度了…路明非腹诽一句,拔腿跟了上去“诶诶,师兄箱子我自己遛就好…”


来接楚子航的车里十分宽敞,一眼望过去就知道是顶配,连坐垫都自带加热功能。跟楚子航混久了路明非自然也见怪不怪。


“先去xx区xx路xx号,把我的朋友送回家,”楚子航对前座说,然后又转过头对路明非道“困了你可以闭眼休息。你家要到还有好一段时间”


“没事我不困。”


“嗯。”楚子航拿出电脑不知道又在看些什么。路明非把胳膊支在车窗边看着楚子航的侧脸,看着看着他开始后悔当年没有好好的学语文,搜肠挂肚都没想出来除了“好看”还有别的什么词语能够用来形容楚子航。


不过……除了好看还是好看,也算是用了一种修辞吧…路明非摸着下巴想道。


车子开上了高速,一路开得平稳,路明非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到叔叔家楼下的时候刚好醒过来,身上盖着楚子航的大衣,那人的手快要碰到他的肩膀,看样子是想叫醒他。


“你醒了,”楚子航收回手,“你家到了。”


“嗯。谢谢师兄”路明非打了个哈欠,把大衣还给楚子航。两人一起下了车。


司机帮路明非把行李取了出来,路明非冷得直跺脚,见楚子航没有上车的意思,便喊了句“师兄?”


“拿得动吗?”


虽然路明非在宅道里钻研体悟已久,可是在卡塞尔的调教之下他也成为了有肌肉有信仰的阿宅,要不是看天气太冷,他一定会捞起衣服给楚子航看自己少得可怜可还是有的腹肌。


“师兄我在你眼里不至于废柴成这样吧……”


“嗯。”


“嗯”??!师兄你只回一个“嗯”是什么意思!?语气助词还是你真的看不起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补刀师兄!


“那你自己上去吧,”楚子航说,“有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师兄再见!”为了证明自己一口气上五楼不带喘气,路明非拎起箱子就往楼上走。


“再见。”


要是路明非能回头看看,一定能看见楚子航只穿着件衬衣加线衫在楼下看着他,一直到他开门进去。


路明非把门关上,换了鞋立马从行李箱里翻出了件大衣罩在身上。天气冷得不行,按婶婶的脾性,他要是开暖气被婶婶知道了肯定又要被喃好久,于是搓了搓手抱着胳膊走到厨房去烧水。


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路明非都窝在家里打游戏。


好不容易被楚子航规律好的生物钟统统都被打乱,饮食不规律日夜颠倒。虽然楚子航也有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他,可师兄也没在他身边不是,没人管得了他。微博上路鸣泽到一个地方定一次位,生怕没人知道他跑去了旅游,拍的照片不是斜着就是背光,看上去毫无美感。虽然路明非并不羡慕他,可他总觉得有点空虚,特别是玩星际时他操纵着自己的角色在诺大的地图上跑来跑去的时候,有人来m他他也不太想回,npc站在一旁看上去是在等他其实又不是,说的话干巴巴的就像他摆在桌子旁的苏打饼。


没意思。路明非吸了一口可乐,退游戏关电脑。日子过得晕头转向的他甚至没想起来今天多少号。他摁亮手机,第一条短信是电信运营商给他发来的除夕祝福——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路明非一拍脑门儿,走到厨房去翻冰箱。


冰箱里只有鸡蛋还有不得不冰在冰箱的酱料,不经放的东西怕放久了会坏,全都被清掉了。


说起来,除夕好像要搞卫生吧…路明非去浴室洗了把脸,拿出扫帚垃圾铲还有拖把,认命的开始打扫。因为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窝在房间里,所以工作量也不大。打扫完他收拾了垃圾准备拿下楼去丢,手刚放上门把时他想了想,带上了钱和钥匙,决定去超市里买包速冻饺子。


太久没出门,他被楼道里的冷空气冻得回家套多了件毛衣,头发长得有点遮眼睛,他琢磨着要不要去理发店剪个头发,不过现在剪头发好像特别贵……


路明非哼着歌下楼,把垃圾丢到楼边的大垃圾桶里,一抬头就看见一辆十分眼熟的Panamera停在路边——师兄?不可能吧…他抓了把头发,把外套的拉链拉到最上,插了口袋就走。


“明非。”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喊他。


他转过头,楚子航就站在他的面前。穿着件burberry的黑色羊绒风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经典的格子围巾,头发剪短了些,就像衣服店门口的人体立牌。路明非下意识的抬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师兄。你找我?”


楚子航不置可否“去哪里?”


路明非把从衣领翘出来的头发抚了下去“我打算去剪个头发,然后去超市。”


“不过年?”如果没看错的话,楚子航好像蹙了下眉?


路明非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幻觉了,他揉揉眼睛“一个人有什么好过的,不说这个了——师兄你来找我干嘛?”


“接你。”


“接我?又有任务?我的妈……今天除夕啊师兄…我还是想看春晚的。”路明非把自己的头发抓得乱糟糟的。


“去我家看。”


“……”


“你不愿意?”


师兄你说话可以一次性超过五个字吗…


“也没有……”


楚子航闻言就扣住了路明非的脉门带着他往车子那边走。路明非的耳尖热得发胀,他庆幸起自己出门没忘戴上耳罩,不然被师兄发现的话那就太丢人了…不过师兄连自己的女装扮相都看过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明非,安全带。”


路明非一个激灵扯过自己耳边的安全带“师兄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楚子航打方向盘让车子掉了个头,开出了小区。


“先带你去剪头发。”


“嗯,那个师兄,今晚上真的去你家?”


“嗯。我妈让我接你过去。”楚子航眼睛眨也不眨就开始扯谎。


在路明非眼里师兄说什么都是“对对对是是是”,他点点头,又想起什么,问楚子航“师兄,我穿成这样去到你家,会不会很失礼人?”


楚子航转过头上下扫了他一眼“不会,”他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很好看。”


我?好看??师兄你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就我这扮相???你说好看???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可我们不是情侣啊!不过我还是很受用的。


路明非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时不时瞥一眼专心开车的楚子航。那人戴上了墨镜,可并不影响路明非透过墨镜看见他长却不翘的睫毛。


好看。师兄怎么看都很好看。


楚子航带路明非去了个十分高级的发廊,高级到称它为发廊都觉得拉低了它档次的那种。一进门就一群工作人员一字排开点头示意“欢迎光临。”


一个妆容精致身材姣好的御姐踩着高跟鞋走过来“楚先生,您和您朋友吗?”


“就他,”楚子航说,“路先生。洗头剪发,用我的卡。”


“路先生,您可以把外套和耳罩交给我,我帮您寄存到柜子里去。”御姐在一旁声音婉转的开口。一听到“耳罩”路明非立马条件反射的把头上毛茸茸的东西摘了下来。


卧槽,丢死个人了…


“我帮你拿。”楚子航走过来接他手里的东西。


“那师兄你干嘛?”


“等你。”


“那……”


“路先生这边请。”路明非还没磨叽完就被御姐给带去洗头了。


楚子航找了个地方坐下,手上的衣服还留有路明非身上的温度,有股被捂热了的衣物洗涤剂的味道,淡淡的,干净得很。还有那个毛茸茸的耳罩,戴在小衰仔的脑袋上配着那头乱糟糟的浅褐色短发总觉得有点……可爱?嗯,可爱。


“先生您习惯哪种洗发露?”御姐开了温度适中的温水,漂亮的手指在水流中梳着路明非的头发。


“普通的就好。”路明非咽了口唾沫。洗头的地方和外面只隔了一层紫色的玻璃,远远的看得见楚子航正在看报纸。面前搁了杯水,穿着白色的衬衫,扣子规规矩矩的扣到最上一个,脱下的长风衣和自己的休闲外套一起搭在他旁边的椅背上。


路明非料定他不会看过来,就大大方方的看了起来。楚子航整个人都置于他的焦点之中,周围的一切都被虚化模糊。路明非看得有点愣神,紧接着就望见楚子航翻过一页报纸,抬头往他这边看了一眼。


“……”路明非匆匆别开视线,虽然他知道楚子航近视也未必看得清,可那是对!视!啊!纯情小少男路明非是会害羞的好不啦!


“路先生,这种力度可以吗?”御姐问道。


“可以,随便洗洗吧,我昨天洗了头的。”


洗发水的泡沫 弄得路明非的额头痒痒的,御姐用不轻不重的指力揉了一会儿他的头皮,然后开始给他过水。


路明非依旧不自觉的往楚子航那边瞄,那人正拿着手机在打字。御姐帮路明非把头发擦干,把他的神唤了回来“路先生,您有哪位指定的发型师吗”


不就剪个头发…说得跟要做造型似的……


“没有,随便谁都行。”


御姐带着路明非在楚子航前面的那个位置前坐下,路明非一抬起头就能在镜子里看见他的面瘫师兄,比刚才离那么远还隔着层玻璃要高清多了。御姐在他旁边说了什么他也只是胡乱应了两句,接着一个理发小哥走了过来,还没开口,路明非便截了他的话说“剪短就行,剪短就行……”


剪头发用去半个多小时,理好后理发小哥还问他要不要给他定个型,路明非连摆手,一直在后面看着他的楚子航走过来让他把衣服穿上,两人一起出了理发店。


剪短头发后路明非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不少,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问楚子航“师兄,怎么样?”


“可以。”楚子航点头,“耳罩戴吗”


路明非挠挠鼻子“不戴了……太丢人了。”


“嗯。”楚子航抿了抿嘴唇。


师兄你刚才是笑了吧?笑了吧!?连师兄都觉得我失礼啊…哎哎哎……路明非拿过耳罩把它往后座一丢。


“去我家。”


“好。”


楚子航家路明非也不是第一次去,可大过年的时候去他还真没去过。眼见离楚子航家越来越近,路明非抠着手指心情紧张得快赶上结婚前见家长。


楚子航换挡打方向盘,把车子停进车库,漂亮的黄金瞳看着路明非“我爸不在家。”


被识破心事的路明非先是一惊,然后松了一口气“师兄,你看我也没提什么东西…”


“你来就好了,”楚子航说,“我妈和她的闺蜜们都很喜欢你。”


……那就更恐怖了师兄……


路明非整了整领子上的兜帽,跟着楚子航进了家门。


“妈,我回来了。”


苏小妍穿着条裙子跳舞似的转了过来“子航回家啦。还带了你的小朋友回来?”


“……”路明非硬着头皮换了鞋,“阿,阿姨好…”


“妈,你别逗他。”楚子航把鞋子放进鞋柜里,说道。


路明非直起身来摆摆手,说“没有,阿姨。没有的事!”


苏小妍捂着嘴笑得像朵粉色的月季“子航你看明非比你懂事儿多了。”说着过去拉了路明非把他往厅里带,路明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被苏小妍的一干闺蜜们围在了中间,楚子航拦都拦不住。


“子航呢?”阿姨A拍了拍苏小妍的肩膀,“你儿子哪里去了?”


苏小妍指了指天花板“上楼挂衣服去了吧——明非,你现在是子航的室友?”


路明非点点头“对,我现在和师兄住一间。”


“我们家子航是不是特别会照顾人?”


那当然,我被他照顾得都快弯成回形针了……


“师兄很会照顾人,我本来喜欢通宵的,现在被师兄带得每天早睡早起。”路明非如实禀报。


“那他给你热牛奶吗?”阿姨C探过头问了一句。


“嗯。每天晚上都有”


“子航给你热牛奶!?”苏小妍包括阿姨ABCDEFG一干人表示很惊诧。路明非感觉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可又不知道到底是哪句说错了。


热牛奶嘛,很正常啊……师兄天天都给我热牛奶来着——


!!!就是天天热所以才奇怪吧!路明非反应过来,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想说点什么却又感觉没什么好说的。


阿姨ABDCDEFG均“哟~~~”了起来,然后打趣苏小妍道“你不是说你儿子只给你一个人热牛奶吗?”


路明非在一旁注意着苏小妍的脸色,没想到她面上不但没有挂不住,还笑得更加灿烂了。路明非一直以为这女人不会有鱼尾纹,可她笑得连鱼尾纹都出来了,她揉了揉路明非的头“说了我儿子可会照顾人,给小师弟热热牛奶很应该啊!”


“也是!”那群女人又炸开了锅,对着路明非一口一个“小师弟”


阿姨我不小了…路明非咧着嘴陪笑,想着师兄你怎么还不来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以前你明明都来得很及时的!


“阿姨,妈,佟姨说可以吃饭了。”楚子航出现在电视柜旁边,此时此刻在路明非的眼里他师兄浑身上下都闪耀着天使的光辉。


女人们闻言都放过了路明非,到饭厅里去了,路明非终于得以脱下外套,楚子航走过去给他理了理被苏小妍揉乱的头发“我跟她说过不要揉你的头的。”


路明非被突如其来的(疑似)摸头杀打得有点懵,平时嘴炮个不停的嘴一时变得结巴“完,完全没关系啦师兄,”他对楚子航发自内心的笑了笑,“我之前就说过吧,我很羡慕师兄有一个阿姨这样的妈妈。”


路明非感觉到楚子航的动作好像停了一下,手绕到他的脖子给他整了整他格子衬衫的衣领“去吃饭。”


“哦好。”


两人刚进饭厅就分别被两拨女人拉了过去,苏小妍把路明非拉到她的位置旁边“来来来,明非坐阿姨旁边。”


路明非挠挠后脑勺“阿姨,还是让师兄坐这儿吧,我去那边坐就好…”


苏小妍把路明非摁在位子上“子航难得带朋友回来过年,你就坐着。子航那张脸阿姨都看腻了。”


路明非默默为失宠的师兄点了根蜡,然后往桌子对面的楚子航那边瞅了瞅,楚子航也正好在看着他,两人交换了个意味不明的眼神。其实只是对于路明非而言意味不明罢了,或许楚子航也就是刚好看到这边,谁知道呢?


看得出来苏小妍是喜欢路明非的,吃饭的时候她一直在给路明非碗里添菜。虽然路明非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毕竟他也没到过楚子航家几次,去的大部分时间苏小妍都是头一晚喝醉了在房间里补觉,几乎都没打过照面。可是苏小妍看样子好像对自己知道许多……不会是师兄告诉她的吧…


路明非拿起面前的饮料喝下一口,苏小妍把他的杯子夺过去“喝什么橙汁呀,喝酒。”


什么???


路明非还没反应过来手上就被塞了杯酒,苏小妍勾着他的脖子跟他碰了个杯,路明非只好喝下去。这一下就像带起个风头,饭桌上的阿姨们挨个儿站了起来要给路明非敬酒,楚子航想要站起来阻止,却被坐他身边的两个阿姨按了下去。


几杯酒下去,觥筹交错间路明非恍惚看到楚子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焦急,不过转瞬即逝,路明非心跳错了一拍,酒精的作用烧到他的脸发烫,他揉了揉眼睛觉得自己应该是看错了,然后手里又被塞了一杯酒。


夹菜的声音,酒杯碰撞的声音还有各位交谈的声音在路明非的脑子里叮来当去,到了后半段他已经完全看不清人影儿了。期间阿姨们好像问了他好多问题,比如说子航有没喜欢的女孩子啊,大二到现在有没有拍过拖,到底喜欢的是怎样的女孩子云云,似乎是故意把他灌醉来套话的。路明非一开始也看出了点这个意思,所以一开始他只是草草敷衍了过去,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把真话溜出去。


其实真话也没什么爆点。只是他觉得楚子航好像对他们的小师妹夏弥有点意思罢了。不过天知道楚子航心里是怎么想的。他好像对谁都不错,对夏弥上心,可仔细想来师兄好像对自己更上心,不过——路明非在醉酒的泥泞里翻滚了一会儿——不过,师兄对他的上心和对夏弥的上心一定不是一回事儿。兄弟和喜欢的人怎么能比嘛,师兄那么正直,性取向也一定很正直。


路明非越喝越觉得心里难受。楚子航的身影在他的眼里分身成好几个,他也看不清楚子航脸上的表情,只觉得自己的师兄好像一直在看着他。好像皱起了眉头,好像又没有。路明非喝醉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嘴不严不小心把一些不该说的事情说了出去,他觉得楚子航皱眉是因为生气。他想着等睡醒一觉后他一定要跟师兄道歉。


最后不知道是谁又问了一句“我们子航喜欢的是谁家的姑娘啊?”


路明非支起眼皮看了看那只握着饮料涂了红色指甲油的手,歪着脑袋想了想“是我…………嗯我们的一个……”话还没说完他就倒一边去了。朦胧中他听见楚子航好像站了起来,声音清冷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闻到自己的身上一股菜肴的味道,还有点酒味儿,然后瘫软的身体被扶起,靠上了一个厚实的后背。那人背着他,嘴里似乎一直在叫自己的名字,还有些别的自己听不清的话。


“明非,明非,明非,不舒服要说,明非……”


后来发生了什么路明非就完全不知道了。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浴室里传出水声。他睁开眼睛看了周围一圈,这好像是楚子航房间,房间里很黑,他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好像换了套新的。


莫非……路明非脸烫得简直不敢想下去。


之前他听废柴师兄芬格尔说,他的酒品还是可以的,不吵也不闹,不过一言不合就吐…正当他准备开始自责的时候,浴室的门开了。他立马闭上眼睛开始装睡。


他听见楚子航走到了床边,顺便带来一阵薄荷沐浴露的香味,闻得路明非觉得自己心跳又快了几分。他手边的床垫陷下——楚子航坐了下来。


路明非几乎是屏住了呼吸,周围安静得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他的眼前一片漆黑,只感觉到一只干燥的带着薄茧的手触过他的眉峰,指腹几近珍重的在他的脸上抚了两下,路明非都快要破功了,还好楚子航在那之前就收回了手,路明非松了口气,然后听到他的师兄声音低哑的开口:


“还以为你真的知道我喜欢谁。”


路明非感觉自己的心脏要炸了。





FIN


评论 ( 24 )
热度 ( 207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