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楚路]测量

送给my习宝  @惊习 

浴室普雷

浴室普雷

浴室普雷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经历了无数次想砸电脑摔键盘我终于码!出!来!了!

我可以爆粗吗?(不可以)

我前面一堆废话 R18部分已经在中间用粗体+外链+空行标出

快夸我!!!


============


“师兄,试试吗?”路明非微微侧开视线,放在一旁的手纠结着棉质的床单,抓出一团褶皱。床单勒在床垫边角的松紧带因为那一处布料的扯紧,从底下滑了出来,勉勉强强的挂在床角。空调的摆风发出微微的“咔哒”一声,路明非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又往手心里收了几厘的床单,松紧带终于挂不住床边,弹了出来。


路明非有点窘迫,松开手“我去把床单整……”


“不必。”楚子航说。


路明非感觉到一阵风,背脊贴上床头的那股凉意让他抖了一下。楚子航的黄金瞳里似乎燃着一把微微跳动的火光,烧得路明非心窝发烫,他往后挪了一寸,后背完全贴上床头。楚子航见状,收回放在路明非肩上的手,往后退了一点,眉头微微皱起“你真的要试?”


路明非下意识的想抬手摸摸鼻子,刚伸出一点,还是抬起了两只手,环上楚子航的脖子,倾向前去。


贴上去那一刻他有点不知所措,楚子航双唇的温度比他想象中的要高上一些,他闭上眼睛,在楚子航的唇上连磨带咬,毫无技巧可言。


路明非压根儿就不会接吻,他猜想楚子航也不会,在之前的每一次他俩都是蜻蜓点水的一吻,寡淡得像白灼的青菜,似乎深入了都怕对方会感到排斥。有几次路明非闭上眼睛在想这次应该能长一点儿了吧,可这条心理活动刚画上句号,楚子航就离开了他的双唇,让他有种像钥匙插进了锁眼儿,可死活开不了门那样的不得劲儿。


他是想取悦楚子航的,他垂在楚子航后背的双手有点颤抖,照葫芦画瓢的学着电视里换着各种角度,动作带上了急躁。


他想或许他应该伸出舌头舔舔楚子航的唇,或许他应该再贴近一点儿,或许他在接吻前应该把唇上干得有点儿掀起的皮咬掉,或许他应该把手放在身体两侧,或许——楚子航动了动嘴唇,路明非条件反射的停下了动作,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的拉开,挂在楚子航脖子上因为紧张而麻痹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路明非看见楚子航已经张开了双眼,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流转,路明非懒得去猜——事实是,除了“抱歉”二字,他想不出楚子航还有什么会对他说。


“师兄,我看我还是去洗澡吧。”路明非扯出一笑,脸上僵硬得他觉得自己还不如不笑。语毕,他下床找到拖鞋,把自己弄乱的床单胡乱的塞回了床垫下面,匆匆的出了房间。


楚子航坐在床上,伸手抚平了刚才路明非坐着的那一块地方的褶皱。上面还有路明非的温度,正在迅速的消退下去。


房外传来浴室门关上的声音,楚子航往没关好的门缝看了一眼,收回手,下床把路明非没塞好的床单抽出来整了整,这才塞了回去。


路明非打开淋浴,温度适中的水从头顶倾泻而下,头发湿漉漉的贴在他的脸上,他有点懊恼,为自己的行为,也为楚子航的不为所动。


他向来掂量不准自己在楚子航心中到底是个什么地位。他和楚子航在一起似乎更偏向一种“众望所归”,大家都希望他们在一起,所以他们就在一起了,理所当然得如同他小时候看过的每一本jump漫里面的邪恶永远战胜不了正义,主角打不过时一定会开挂。


大家都祝福他们。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路明非静下心来想过,和谁在一起,怎么过日子,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无论他是选择和楚子航在一起,还是自己找块清净的地方孤独终老,都会有人祝福他。是他选择了楚子航,那么楚子航是不是也选择了他呢?


想法进行到这里只能中止。路明非其实不是个太乐观的人,他喜欢把事情往最糟糕的地方去想,当最后的结果比他的料想要好,即便是只能用“糟糕”形容,他也能从中获取那么一点点的满足感。他想,至少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方,至少还没到。


可是这种想法放在和楚子航有关的事情并不管用。楚子航愿意和他接吻,愿意给他一个拥抱,甚至,愿意听他说一堆有的没的的白烂话,他实在没办法只满足于“不是那么糟糕,至少师兄并不讨厌自己”,他希望师兄能喜欢他,希望师兄选择的是他。他试着用蹩脚的前戏去试探,可他连自己有没有稍稍往楚子航的心里挪入了一寸都不知道。


两股水流顺着他的太阳穴源源不断的往下流,他似乎在水中尝到了淡淡的咸味儿。手中的沐浴露不知道被他挤了多少泵,有些已经从他的指缝流了出去,可还剩下满满的一窝,盛在他的手心里。


他把淋浴头拿下来,对着手心把沐浴露统统冲了个干净,整个浴室的味道顿时香得有点呛人,接着他把水温调到最低,脸贴在浴室的瓷砖上,漂浮在浴室水汽里的焦躁一点点沉降了下来。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习惯性的往放衣服的架子上去捞浴巾,只捞到一件他刚脱下来的T恤。他只好拿洗脸毛巾擦干净脸上的水,站在浴室门边有意无意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楚子航似乎并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路明非松了一口气,可心里空得似乎能发出响声。他擦干净镜子上的雾气,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蛮久之前楚子航说过他好看,也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就单是这两个字,他一直记得。他不在乎别人夸不夸他,可是楚子航说他好看,他很高兴。哪怕是现在想起来,他还是觉得开心。


镜子上清晰的人像又慢慢的被水蒸气模糊,路明非觉得自己在浴室里干站着也不太好,只好硬着头皮叫了一声“师兄。”


他说不清自己是希望楚子航听见还是希望他听不见,然而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抱有那么点儿憧憬的。


“明非,怎么了?”门外随即响起楚子航的声音。


喊的人应了,路明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门外的人似乎也不急,静静的等着他。


“是没带浴巾吗?”门外传来一句。


“啊…是。麻烦你拿一下……”


路明非抬起两只手在脸上揉了揉,膝盖上似乎还有沐浴露没有冲干净,抵着洗手台下面的柜子的时候总有点打滑,于是路明非又去开了淋浴。


楚子航去阳台取了路明非的浴巾,敲了两下浴室门,里面传出淅淅沥沥的水声。


“师兄你直接送进来吧…我腾不出手拿,门没锁。”门里面的人说道。


“那我进来了。”楚子航压下门把,浴室的热气和沐浴露的味道扑面而来,水气氤氲之下,路明非微微屈下身子,冲洗着小腿。


路明非的体格谈不上结实,可还是有点肌肉的,像是高中时候那些光长个儿不长肉的高中生,模样也像,双眼清澈得能透光。他的尾骨上有一道小时候淘气钻桌子底下磕出的一道疤,先前楚子航给他贴扭伤的膏药时看见过,在皮肤上凹下去一道,楚子航还伸出手摸了摸,路明非缩了一下,转头跟他说了句“师兄我痒,你别闹。”


或许是楚子航理解失误,那一刻他觉得路明非的语气带着些许撒娇的意思,心门里溜入一种陌生的感觉,软得能滴出水来。


水珠在路明非的皮肤上滚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滴落到地上。他关水,甩了甩头发,转头就对上了楚子航的视线,下意识抬手挡了一下“师兄谢谢啊,你放架子上就好。”


楚子航的心脏被一些东西撑得酸胀,他拿着浴巾,朝路明非走过去。


他想要触碰路明非,这种“想”似乎要从喉咙里伸出手来。


路明非往后退了一步,指尖贴上冰凉的瓷砖。楚子航的眼里储了一潭温水,似乎在愈烧愈热。路明非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他希望楚子航能对他做些什么,什么都好。


楚子航伸出手,把他往身前一勾,将浴巾批到他的身上,滚烫的手心隔着布料贴到路明非有点凉的后背,顷刻之间,两片双唇就吻住了他。


路明非倒吸一口气,僵直了身体。一开始只是轻啄,路明非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的收紧捏成拳头。楚子航的手沿着他的后背往上走,最后停留在他的后脑勺,让他靠在墙上,吻也随之加深。


两人的鼻尖偶有相碰的时候,路明非的鼻腔里都是楚子航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儿。他闭着眼睛,楚子航的舌头扫过他的上颚,双唇轻吻他的舌尖,在他感到空气不足的时候又恰到好处地松开。路明非的心脏如同在雏鸟身上松软的羽毛上滚过,他的腿有些软,靠着墙壁往下滑了一些。


楚子航把他捞起来,手指将他的湿发梳到后面去“明非。”


还处在飘飘然状态的路明非被楚子航拉回了一点神志“师兄…”


“看着我。明非。”楚子航把粘在路明非脸上的头发丝一根根的拨到一边。路明非的胸口酥软了一片,手极不自然的垂在身体两侧,压下移开视线的欲望,看着眼前人的双眼。


“为什么刚才要走?”


路明非深吸一口气,道“师兄,说实话。你后悔吗?跟我在一起。”


“不会。”楚子航应得很快,也很干脆。


楚子航从不骗人,自然也不会骗路明非。可是楚子航对他太好了,他甚至弄不清楚楚子航说的是真话,还是在安慰他。可是楚子航的爽快给了他问出下一个问题的勇气。


他低了低头,看着楚子航衣服上被水弄湿的一块“那么师兄。你对我,有感觉吗?不用太多,一点点也好。”


跟前的人陷入了沉默,路明非突然很想逃离,他看了眼关上的浴室门,一只手撑在墙上,挡住他的视线。


“师兄?”路明非转头看回楚子航,那人眼里包着一种浓得化不开的情愫,搅得路明非胸口的一池水又动荡起来,黄金瞳里的光流散到空气之中,其中蕴含的热度看得他脸颊发热。


“我爱你。”


 

这一定是我开得最认真的楚路车



后来的事情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他被楚子航干得混身瘫软,胳膊都抬不起来,楚子航给他洗了澡,还把留在他身体里的东西统统清理了出来,欢幷爱时的奔放和没皮没脸一下逃窜得无影无踪,他羞得面上通红,然而以他的状态根本没办法躲开楚子航的触摸和视线。


清理好,楚子航替他擦干身体,似乎又被什么吸引,视线停留在他腰上的一处,路明非感觉腰处有被人注视着的痒热,羞耻感更是在这时候爆棚,他扭过头,气若游丝又恶狠狠的道“楚子航你到底在看什么!”


楚子航伸出手在他尾骨处的疤上抚了一下,路明非一下噤了声。


“以后好好过日子。别想太多。”


路明非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传出一句“知道了!”


“我爱你。”


“……”路明非语气软下去一些“这个也知道。”


“那就好。”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189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