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楚路]夜晚,宵夜摊与啤酒

给my @惊习 的生贺!

my习说要甜甜的楚路,所以来了份加了好多烧烤蜜的hhhhh

祝my习生日快乐!!!🎂🎂🎂

长大一岁了要更加爱我!

隔空发送一个胯下笔芯!


============


这时是晚上十点多,路明非插着口袋在街上乱晃。他还没吃晚饭,路边的宵夜摊陆陆续续的摆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木炭燃烧的烟味儿。


他望过街边一溜儿围坐着的三三两两结伴的男男女女,目光停留在一个坐在油腻腻的桌子旁边,穿着衬衫皮鞋,背挺得笔直的男人身上。


路明非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男人像是在等人,又似乎不在等人,老板给他拿来了一盘刚烤好的牛肉串,他只是颔首示意了一下,用桌上水壶里的水烫过餐具之后,给自己倒了杯茶,却也是一口没喝,后背依旧挺得笔直。身上那种常年进出高级餐厅的气质和烧烤摊这种满是油腻的市井气明显的格格不入。


有点意思。路明非摸摸下巴,犹豫了一阵,还是走了过去。走近了他才发现男人的着装也不是那么的一丝不苟——他的袖扣只扣了一边,领子是取下领带后忘记整理的样子。


路明非拉开男人对面的一张椅子“先生,你这儿有人坐吗?”


男人看了他一眼,眼里有点点称得上是惊讶的情绪“没有。”


“那我可以坐这儿吗?”


“可以。”


“谢谢啊。”路明非坐下,举起手招呼了在烧烤架前被油烟熏得油光满面,抖着瓶子往烧烤上洒孜然粉的老板“老板!这里加套碗筷!”


“好嘞!”老板抬起头应了一声,“马上!”


路明非把椅子往前挪了一点“先生是在等人吗?”


“嗯。”


“那怎么只有一套餐具?”


“我不吃。”男人说。


“好吧。让我猜猜,”路明非拆开老板娘刚拿来的餐具,“等朋友?”


“不是。”男人把水壶往路明非那边推了一些。


“谢谢——难不成是等爱人?”路明非拿过水壶,往碗里到了三分之二的热水,“你爱人喜欢吃烧烤?”


“嗯。”


“那你应该等她来了再点,烧烤凉了不好吃。”路明非说,然后把碗里的水倒到桌上的塑料盆子里。


“对了,先生你喝酒吗?”路明非又问。


“喝一点。”


“诶诶,老板娘,麻烦来半打百威,”路明非叫住身边经过的老板娘,想了想,“还要四串韭菜,一个茄子,一份金针菇,鸡软骨有吗?”


“有!您要几串?”


“六串。加条秋刀鱼,哦对,再来盘儿鸡蛋炒米线。”


“晚上吃米线不好消化。”路明非对面的男人开口道。


“这样啊……”,路明非挠挠额头,“那你们这儿有河粉吗?”


“有的有的。”


“那就来盘鸡蛋炒河粉好了。”


“成!”老板娘在本子上刷刷刷的记单,最后手上的笔在末尾豪爽的一勾,脚步紧凑又麻利的去给另外一个客人点餐去了。


路明非把头转回来对着男人“我叫路明非,马路的路,明天的明,是非的非。先生怎么称呼?”


烧烤摊不同于开了空调的室内,男人把衣袖挽到小臂处,解开了一颗领子上的扣子“楚子航。楚汉的楚,子贡的子,航行的航。”


“好的,楚先生。您吃晚饭了吗?”


“还没。”


“好巧,我也没有,”路明非说,“您等爱人吃饭到现在?”


“嗯。你饿了的话可以吃这个。”楚子航把先前老板给他上的牛肉串移到桌子中间。


路明非摆摆手,道“别别,这不是您给您爱人点的吗?我吃不太好吧。”


“没事,你吃。”


“那……我不客气啦?”路明非从盘子里拿起一串牛肉,毫不客气的咬下一口,“我看您在这儿等了有蛮久了,您爱人还没下班吗?”


“不是,”楚子航说,“我们之间产生了点矛盾,他自己出来了。”


“啊?这样啊。那你联系上她了吗?”


“没有。他没有带电话出门。”


路明非又咬下一口牛肉“那你怎么会在这儿等她?”


彼时老板娘把蒜香茄子摆了上桌,楚子航把桌子中央的水壶移到一边“他平时很喜欢来这里吃东西,我觉得他应该会过来。”


“那你爱人要是不来,你不就得等到天亮了?”


“他没带手机,没带钱,也没有吃晚饭。他答应过我,就算生气也不会饿着自己。他会来的。”楚子航说。


“好吧,”路明非开了罐啤酒,“陪我喝点?”


“好。”


“等等,您还没吃东西,不能喝酒,你先吃点儿,”路明非拿了串鸡软骨放楚子航面前的碗里,“说起来,我看你也挺优质的,你爱人是个怎样的人啊?方便说说吗?”


“他,”楚子航顿了顿,“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可是他自己从来不这么承认。”


“比你优秀?”


楚子航点头,道“比我优秀。”


“因为这个您才喜欢她吗?”路明非给自己倒了杯啤酒,然后拿起杯子吸了一口啤酒泡沫。


“不,”楚子航否认得很干脆,“他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去喜欢的地方。优秀这一点相较之下十分的微不足道。”


“嗯哼?”


“他……”楚子航斟酌了一下用词。“很勇敢。勇敢到我甚至不希望他那么勇敢。


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所以潜在的危险要比一般的工作高很多,是经不起冒险的。冒险的结果是任务的成功,但是那会把命送出去。


为了完成任务。他会选择冒险。就他一个,不会拉上任何一个人。


我们任务要分组,有时候我和他一组,也有的时候他和另外一个人一组。


如果他和另外一个人一组,做决断的是他。他负伤了,我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所以我一直都在避免他和除我之外的人出任务的情况。


我在的话,我会比他先做出决定,这样首当其冲的也是我,不会是他。但是当情况特别棘手的时候,我也会犹豫,因为万一我出现了失误,会出现我们两个都丢命的情况,我可以死,但是我希望他能活下来。


我知道他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现在比之前好了很多。他会考虑到我,不会一个劲的往前冲。”


“这样啊……”路明非用筷子撕下一块茄子,“那你俩是因为工作才结缘的?”


楚子航摇头,道“我们的高中在同一所。他是我的学弟。”


“学弟?您的恋人是个男人?”


“嗯。”


“楚先生,您是不是看出来我不会反同,您才承认得那么爽快啊……”


“我看不出来,”楚子航喝下一口茶,“承认我爱他和承认我的爱人是个男人是同等的事情,并没有隐藏的必要。”


“您还真是意外的固执……你们俩谁先喜欢谁的啊?然后是谁先表白的?”


“我先喜欢他。关于这个我还没告诉他。至于表白,是他先。”


“既然你先喜欢他,你怎么不去表白?怕他不喜欢你?”


“嗯。不过我那时候遇到一些事情,重心都放在那里,对于这方面的意识也还很薄弱,没有太放在心上。”


路明非一只手撑着下巴,拿起一个啤酒罐子倒过来看了看里面“您看您,一眼看过去就是个成功人士。高中少说也得是个风云人物吧,还怕他看不上你?”


“怕。”


“那他高中也很优秀?”


“他高中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和大部分的高中生一样。”


“一介凡人而已,这你都怕?”


“嗯。”楚子航自己拿了罐啤酒,拉开拉环给自己倒了半杯,“会觉得自己还不够好。”


“那他总有什么地方吸引你吧?”


“他…话很多。我们的好友对他的评价是“人形吐槽机”。他说的东西都很有意思,我很喜欢听他说。不过我不太爱做表情,他说着说着会就此打住。”


“他是觉得你会嫌他话痨吧……”


“嗯。其实……”


路明非的脖子往前凑了凑“其实?”


楚子航抬眼看着路明非的脸“其实那样,很可爱。”


路明非两只眼睛刷的瞪大,马上离开楚子航一米以上“我靠!楚先生您自重好吗?可爱?形容一个男人也太羞耻了吧?”


楚子航没说话,喝了口啤酒,然后两只手十指交叉放在桌上,两只眼睛看着路明非。


路明非抹了一把脸“好吧好吧。还有吗?”


“他打游戏很厉害。”


“……这能算是什么理由啊?楚先生您是童心未泯?”


“和他在一起之前,为了能离他近一点。我去申请了一个游戏账号,和他打了一个暑假的游戏。


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带我,打到好的装备他都给我,和我一起做任务。他的级别够高了,做任务的经验对他而言算不上什么,但是那些经验值让我升级。所以我升级升得很快。


他对我很好。他并不知道我是谁,我也没告诉他。”


“……这都行……楚先生你很懂套路嘛……话说你开始怎么注意到他的?”


“有一天我交接完学生会的任务之后看到他值完日回家。自己一个人推着单车,经过学校的篮球场,他就扶着车把站在那里看了会儿。看得很起劲,可又不是完全的开心。看上去很想加入进去。我以为他会把车停在一边脱了书包加入他们。可是他没有,看完之后就自己推着车走了。”


“这么中二?楚先生您记忆真好,这都快十年前的事情了吧,你还记得?”


“不是的,那不是中二,”楚子航说,“他有他必须要背负的事情,这是从他出生开始就决定的。但是那时候他自己没有完全意识到。”


“所以你想保护他?”


“……”楚子航沉吟了会儿,“不能说是保护。你看他好像很普通,很多时候他自己都开玩笑跟我说“师兄,这次我就靠你了,别因为我废柴你就不带我”,其实他的内心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强大。他也不喜欢麻烦别人,也只有在开玩笑的时候跟别人说要支援,真正有事他都是自己解决好的。所以说“想要保护他”,说起来还挺自大的,我能做的只是和他一起面对而已。”


“那您就对他无所求吗?”路明非拿起装了啤酒的玻璃杯晃了晃,楚子航的脸在杯子后面模糊了许多。


“感情的事情是互相的。和他在一起让我感到很安心,也很开心。”楚子航把边缘露出桌子边的盘子往里推了一些,说道。


“也对,”路明非点点头表示认同,“那他怎么和你表白的啊?”


“那时候已经上大学了,他考到了我所在的学校。我生日,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但是他买了酒,买了食物,跑到我住的地方,说要给我过生日,不过来得太急,没有买到蛋糕,就给我下了一碗长寿面。”


“那面好吃吗?”


“嗯。里面放了青菜,放了鸡蛋,还有猪肉。他说猪肉是猪背脊上的,他从小到大都很爱吃。”


“然后你们俩就喝酒了?”


“是的。我没喝多少,他喝得比较多,喝醉了。怀里抱着一个空了的酒瓶子和我说了很多。


说他的小时候,说他的初中,说他的高中。


说他喜欢的,说他讨厌的。说他遇到的那么多的人,说他的父母,他的同学们。


说祝我生日快乐。


说他喜欢我。


他以为我是他梦里的人。”


“在别人生日的时候表白就算了,还喝醉了。那么不正式?”


“不,很正式。或许你不这么觉得,可至少在我看来是。他几乎把他的一切告诉了我,那些也都是我渴望知道的。


他愿意相信我。


那是我完全清楚地意识到,我渴望参与这个人的人生。”


“你说的这些,他都知道吗?”


“现在知道了。”


“好吧,”路明非塞了一筷子炒河粉进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说起来,您是因为您和您爱人产生了点儿小摩擦才出来等他的吧?”


“是的。”


“那么久,他的气也该消了吧?”


“他生气一般不超过十分钟。”


“那您的气也消了?”


“我没生他气,”楚子航说,“只是有点担心。”


“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担心的,”路明非把碗里的炒河粉吃干净,扯了张纸巾擦干净嘴,“你看你,没吃饭就跑出来找人了。那时候刚下班吧?西装都没换——老板买单!”


语毕路明非回过头看着楚子航“诶对,楚先生你带钱了吗?两百。”


楚子航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一百块钱递给了来收钱的老板娘。


路明非喝完杯里最后一口啤酒“走了。”


楚子航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要去哪里?”


“回家啊师兄。”


“不生气了?”


“不是你说我生气一般不超过十分钟吗?”


楚子航把吹到路明非头发上的烟灰拨了下来“嗯。”


“那个,师兄啊,”路明非有点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下次要找我,吃了饭再出来。”


“好。”


“那你想吃什么?回去我给你做。”


“你煮,都可以。”





FIN





评论 ( 16 )
热度 ( 242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