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楚路]Salt

失踪人口闪现

==============

楚子航接下了一个高危任务。他对路明非的说法是,自己只是去出个差,过个十天半个月就能过来。

起初路明非没放心上,直到临走前一天伊莎贝拉不小心跟他说漏嘴,他才知道真相。

为此他和楚子航大吵了一架。并且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当着楚子航的面重重的摔上了房门。

接任务前楚子航不是没有犹豫。自从和路明非在一起后,他比之前要贪生怕死得多。他的命不再是他一个人的,也是路明非的。是路明非拼了命从龙王手里抢回来的。

可是任务总得有人去做。既然卡塞尔决定指派他去完成,作为卡塞尔一直器重的外派专员之一,他完全没有推脱的道理。

两人之间只隔着一道没上锁的门,门里门外安静得像一口漆黑的井。楚子航把手放在门把上,始终没有按下去。

楚子航清楚,这件事自己是完全不占理的,因此路明非不从房间里出来,他便也不去打扰他。


他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他并非无事可做,只是他无法集中精力去处理任何事情。

楚子航就这么坐了一宿。

厅里的钟指向五点的时候,天空呈现出了一种类似于涮笔水的烟蓝色,紧接着又仿佛被蘸了白色的画笔在里面搅了一通,天色就这么亮了起来。

他刚好洗漱完毕,卡塞尔那边就打来了电话,让他半个小时后下楼。

他的行李还在房间里,楚子航猜想路明非大概在睡觉,于是放轻动作准备去开门。没想到门把被那边的人先一步按下。路明非已经换好了衣服打好了领带,说:“我和你一起去。”

“明非?”

路明非把房里的两个行李箱拖了出来,然后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牛奶:“你知道的,师兄。我跟你生气,不是因为你接下了那个任务。我跟你生气,是因为你自己一个人接下了那个任务,却没有叫上我和你一起。

我知道师兄你杀胚的本质改不了,也看到了你因为我在慢慢的改变。可是我路明非生平最讨厌的一件事,是你,楚子航,把我一个人丢下。

我不介意在家好好的等你回来,那是在我知道你是平安的前提下,我是自愿的。可你让我在家里呆着,自己一个人去冒险,那就叫‘把我一个人丢下’。

当年我费劲力气把你从尼伯龙根里抢回来,不是为了让你回来继续保护这个叫路明非小衰仔的。
我是想你知道,我能把你带出来了,我已经足够强大了,我是那个有资格和你一起去冒险去送命的人。

你不怕死,我也不怕。

人生就几十年,三十多年也是几十年,九十多年也是几十年。

可是能和自己所爱之人一起过,那才叫活着。

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长命百岁。可是如果只剩我一个人。那多没劲,”路明非顿了顿,问楚子航,“你说是吧?”

楚子航牵住路明非伸过来的手,只道了声“嗯。”

喉咙里竭力被压抑的颤音,也只有楚子航自己能觉察得到了。


FIN

评论 ( 7 )
热度 ( 175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