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黄楚路薰嗣
J家相关请走子博⬇️
ID:请你吃炸鸡
主产文 多废话 渣文笔
练车从小三轮儿蹬起
欢迎勾搭(托腮

[青黄]最冷一天(中)(虐(慎入

5

自从和灰崎同学说过话后,他便经常性的出没在我的视线中。
把我外套的兜帽盖到我头上去,顺手把我手上的酸奶抢过去自己喝,吃便当的时候会直接坐在我的对面,喜欢用手弄乱我的头发。
基于以上种种,我对于去学校有点抗拒。
我也不是没有底线的人,口头上的警告做过,当然也和他打了一架。
虽说是和他打架,可他还手的欲望我几乎感觉不到。似乎是心甘情愿的被我打。
因为打了他,我心怀愧疚,把他从地上拉起来,问他要喝什么。
他笑嘻嘻的把胳膊挂在我的肩膀上“益力多”
我动动肩膀想把他的胳膊甩下去,他的手臂却是变本加厉的缠在我的脖子上。
“你还想被打吗”我问他。
他指指脸部的淤青“来,往这打。”
我的确拿他没辙。


这些天来黄濑愈发的喜欢坐在藤椅上,晒着温暖又不刺眼的秋阳,一摇一摇的沉入冗长的回忆之中。
与其说他喜欢回忆这件事情本身,不如说他喜欢回忆这个动词。
在这个过程中大脑慢慢的运转着,他就像置于温水中的一茶匙的蜂蜜,不加搅拌,让温水将他抽成一条条的丝,继而两者不缓不急的融合在一起。

那天友人A对他稍加提点,晚上他躺床上暗下决心,明天再给青峰买早餐他就是汪汪汪。
人嘛,都是有奴性的。第二天去早餐店,店长问他要多少,顺口回了句double,等到付了钱走出店门他才反应过来,瞬间有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上楼的时候也是妥妥的略过了自己的楼层往楼上走,从楼上办公室下来的D同学看见他打了个招呼“黄濑!又去给前辈送早餐吗?”
“!!!!!”
这是奴性啊黄濑!!!!这是奴性啊!!!!
“啊没有”黄濑僵硬的转过身下楼,笑得很是尴尬。心里一阵咬牙切齿。
每天准时趴在窗台看帅气学弟的学姐看着黄濑转头走了下楼,赶忙跑进教室去摇醒睡得正香的青峰“小黄濑走下去了!”
青峰睡眼惺忪“哦,去给我买豆浆去了吧?”语毕又趴了回去,继续睡。
黄濑满脸悲愤的缅怀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骨气,把多买的早餐往桌上一丢。
AB两人八卦的凑过来“今天你又给他买早餐啦?”
“我买来课间吃不行啊!不行吗!?”黄濑吼过去。
AB缩缩脖子“行行行行行”
睡觉睡到大课间下课,青峰肚子空空的在叫,以往放在桌角的早餐就像变成蝴蝶飞走了一样。
模模糊糊的记得一个多小时前班上的某女同学把他给弄醒说黄濑没上来就走了。青峰竟是说不上的生气。
不为没早餐吃,就为黄濑没上来。一下热血上头蹭蹭蹭的往楼下跑,直接去了黄濑班里面,他那时候正和AB两人凑在一起聊天,一拉开门,不知怎的,AB两人像是预感到什么,下意识的弹开,青峰两步并一步走到黄濑面前,伸出手“早餐呢”
“没买”
“为什么不买?”
“因为……”
“我不管,我饿了。”
黄濑头上冒出几个十字路口,不是你问我为什么不买吗!!?啊?!黄濑站起,抬起下巴勉强和青峰平视,从桌肚里拿出早餐丢青峰面前。
周围被惊动的男男女女全部停下手中的事情看着他们两个。黄濑被盯得浑身发毛,跟青峰说“我们出去说”
并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什么不妥的青峰皱了皱眉,撕下三明治的包装边啃边和黄濑上了天台。
天台的风一阵阵的吹,黄濑等青峰喝完最后一口牛奶,说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给前辈买早餐。”
青峰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跳下水泥台阶“你说什么?”
“就是我从明天开始都不会给你买早餐的意思。”
“为什么!?”
黄濑思考了一下要是青峰一个拳头抡过来最佳的避开路径,说道“因为我不喜欢。”
青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仔细想来被黄濑的脑残粉骚扰并不是黄濑能控制的事情,至于他的电话能到别人手上看样子黄濑也并不知情,而自己却强迫黄濑给他买早餐。
难得有觉悟的青峰并不太知道道歉的流程,只好由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来。
他先对黄濑掬了一躬,黄濑被吓得往后一跳还以为青峰在为揍他做热身准备。
“对不起黄濑同学!”
黄濑眼睛睁得大大的满脸无法置信,不管了先抬手挡住脸再说!
“你干嘛啊……”青峰直起身来发现黄濑僵硬地站在他面前双手挡脸。抬手去扯黄濑的手“我又不揍你。这件事情我做错了,我道歉。”
“真、真的?”黄濑从指缝里露出一只眼睛。
青峰遭到会心一击:黄濑这家伙真是可爱得紧。抬手揉乱他的头发“真的。”
“那,我可以走了?”黄濑试探着问。
青峰手上还在揉弄着他的头发,黄濑不舒服的眨眨眼睛。
“你每天的早餐哪里买的?”
“啊一般就在学校附近,”黄濑如实回答,“诶来学校的那条大路有一条小巷子拐进去右边的第……一、二、三…第四间”
青峰满脸“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明天你带我去”
“…好的”
“七点半我在车站等你”
“好的”

第二天黄濑从公交车上跳下来就看见青峰已经在车站等着了。偏了偏头示意青峰跟他走。
青峰跟在黄濑身后在人流中绕来绕去,早餐的香味也在人群中绕来绕去丝丝缕缕的钻入他的鼻子里面。
“到了”黄濑说。
小店里面充斥着热腾腾的蒸汽,老板和老板娘的声音豪放又充满朝气。黄濑找到一个位子,对青峰招招手。
“吃什么?”青峰问黄濑。
“喝粥吃油条吧……青峰前辈想吃什么?”
“和你一样。”


6

爷爷今天突然问起我一个问题。
他说“小莲见,今天河边树上的叶子落光没有?”
我仔细想了想。
“大致是落光了”
爷爷说“之前每年的这个时候,我经过河边都会看看河边的树”


看它们越掉越少,褐色的树枝张牙舞爪的指向天空,剩下几片枯黄得蜷缩在一块儿的仍然固执的挂在几根枝丫上,死活不愿意归土。
可以说高处并不是一个可以栖身的地方,用尽力气的紧紧抱住枝干也有被重力拉扯到地上的时候。
黄濑总是不愿意承认自己老,就像那些抱在枝干上的树叶,别人将它们的枯黄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可他觉得只要自己依旧挂在上面,他就依旧朝气蓬勃,依旧占有着年轻人特有的鲜活的配方。
可以说黄濑是个活在回忆里的人,回忆就是他死死抱得紧紧的树干,可你也不能否认他没有朝前面看。
他在踏踏实实的活着,年轻时领养了一个儿子,赚钱把他抚养长大,后来他又有了一个孙子,带他玩陪他谈天说地,他每天安安分分的喝着中药,三餐按时吃饭,准点睡觉。

莲见今天不用上学,早早的来了他家给他带来了自己儿媳熬好的汤。
刚把汤放在黄濑面前,莲见就被一个电话叫了出去。
年轻人嘛,总是会有些活动的。黄濑理解的点点头,让他玩得开心——
“不过作为补偿,我希望小莲见下午回来时给我带好吃的甜甜圈回来。”
“爷爷请您照顾一下我可怜的钱包吧!”
“我不管”黄濑喝下一口汤。
“诶!爷爷真是过分!”

说起甜甜圈,黄濑第一次吃应该是青峰快要进行升学考试的时候。
那时的青峰还是每天等着黄濑一起去吃早餐。只是黄濑对他的称呼从青峰前辈变成了小青峰。
很多事情都是有着不爱改变原有运动状态的惰性的,吃早餐的店子千千万,可两人就偏习惯于和对方一起吃早餐。
那天青峰一如往常的在等着黄濑,看见他从车上跳下来,便把手上的牛奶往他怀里一丢“吃什么?”
黄濑笑得眯眯眼,晃晃手上的盒子“今天有甜甜圈吃!”
青峰挑眉“怎么?你喜欢吃?”
“并没有。母亲说带来改善同学关系用的。然而男生吃甜甜圈真的好丢脸…”黄濑哭丧脸。
“你跟同学关系不好?”青峰从黄濑手里接过盒子,拆了开来。
黄濑把脑袋凑过去看,顺手拿了一个“怎么可能啦”
“那就好”青峰也拿了一个塞进嘴里。
草莓味巧克力味或是枫糖味儿的酱配上韧韧的,带着点嚼劲儿的面包,一直嫌弃这是女孩子玩意儿的青峰吃过之后竟觉得蛮好吃的,当天晚上回去就向桃井打听有没有什么店卖的甜甜圈好吃。
桃井闻言睁大眼睛“阿大!你是不是恋爱了!”
黄濑的脸在青峰脑海里一闪而过,青峰微怔,随即做好表情管理“没有,你脑子是不是被屎堵了”
“阿大你这个笨蛋!!!”桃井挥拳打过来。
青峰没躲,心脏咚咚咚咚咚咚的跳得飞快,心里涌起一阵撒了谎后的心虚。


电话是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用灰崎那家伙的手机。
原本看见是他的电话我是不打算接的。果然我还是太善良了。
他和别人打架被揍进了医院。电话那边的人是这么说的。进医院事情可大可小,既然打电话给我了我也只好过去看看。
去到医院看到他坐在大堂的椅子上,胳膊似乎骨折了,缠着绷带。不过受伤对于这家伙来说也应该是家常便饭吧?
他看见我来,举起没受伤的手对我打个招呼“真来啦?”
“不然呢?”
“嘶,胳膊好痛”
“你活该咯”
“你坐过来”他指指身边的位置。
我当然是拒绝,我又不傻。
“我有点冷,你外套给我”他把冰凉的手贴到我的手背上。这家伙是冷血动物吗!?
我把外套脱下往他脸上一甩,他笑得开心,把脸埋入我的外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今天没煮药?”
“被你叫来了煮个屁”
“啊啦啦,原来我这么重要。”他站起来勾住我的脖子“下次煮了再来哦~”
……
“没有下次了!”
绝。对。

另:我在想爷爷这个老头子是不是总长不大才这么爱吃甜甜圈。



7

今天灰崎那家伙没来学校。
经过二年级教室的时候听见后辈们说是生病请了病假。
这么说来我也有一个星期没看见他了。
或许不是生病是受伤?
见不到他,日子回归清净,可也有点过于无聊了。
爷爷说我最近的表情看起来我有点寂寞。
我告诉他或许是因为太久没见到一个朋友(灰崎应该算是朋友吧?)感觉有点无趣。
爷爷问我“很久”是多久。
一个星期。我如实禀告。
爷爷听后笑得意味深长,几乎是习惯性的跟我说起了他高中时候的事情。


离升学考还有几天,青峰和黄濑坐在早餐店里,周围很是嘈杂,两人默不作声面对面的喝粥。
青峰喝得快,喝完后黄濑还剩下半碗,他撑着下巴细细看着黄濑的脸,觉得怎么看都看不够。
感觉到灼灼视线的黄濑三两口喝完粥,抬头与他对视。
“这几天一起吃早餐,考试那几天也要一起。”青峰说。
“我拒绝”
“驳回”
“反正以后都不在一起,那几天不一起有什么区别?”黄濑问。
“那一起又有差吗?”
一人语气类似赌气,一人态度强硬,半天绕不到重点。这种含蓄美的情怀多半是人们的矫情作的出来的,实际上要表述起来也就一句话——他俩都舍不得对方。
黄濑没开口留青峰,但是青峰自有留下来的自觉,本可以考去外校走读的他偏偏选择了本部全宿制的高中。
桃井从他口中好不容易套出来的理由居然是“情怀”
说得模棱两可又值得拿捏。
什么情怀啊?是上课睡觉的天台一模一样啊,还是舍不得校门口卖奶茶的童颜巨乳的老板娘啊?桃井用青峰一贯的工口思维揣测着这个发小的内心情感世界。
升学考结束后为考场准备好的桌子全部归位,黄濑的生活轨迹也看似回到了遇见青峰之前。
无聊。无趣。
黄濑嘴里叼着盒酸奶后仰躺在B的桌面上。B在后面抗议说自己的作业还没写完不要霸占他的桌子,黄濑嫌弃他聒噪,直接一个手往他脸上一盖“你好吵”
B把他的手拿开“你平时比我还聒噪你有脸说我?”
A也趴过来凑热闹说“你升学考放假那几天干嘛去啦?回来后中邪一样干什么都不得劲”
“哪里有。”
“哪里没有!”AB二人异口同声。
有就有,管它。
放学回家,黄濑边走边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脑子里凌乱得如同女生狂风中的发丝,时不时闪过一个带省略号的“啊”。
然后是一个带句号的“啊”。
最后是一个感叹号的“啊”,由于惊讶程度过高,导致他直接“啊”了出来。
“啊你个头”青峰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按住他的脑袋一阵乱揉。
黄濑挣扎着甩开“干嘛!”
“我看你好像在想我。”
“谁想你了!”
“那我走了”青峰双手往口袋里面一插,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诶诶诶!”黄濑迈开腿追上去。
青峰停下脚步侧头看着黄濑“嗯哼?”
黄濑欲言又止,青峰却也没催他,站在一旁等他开口说话——“你去哪里念高中?”
“就是本校的高中部啊——就隔了一个升旗台。以后还可以一起吃早餐”青峰满不在乎的回答道。
黄濑心安的松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才不要和你一起吃早餐”


爷爷说他当时也只是以为这是朋友之间的不舍。后知后觉的直到两年后才明白这种似乎用“友谊”二字涵盖不全的情感叫做“爱恋”。
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对灰崎有好感。这种逃避“承认”的情感越强烈,我的意识便越会提醒我,我是在意他的。
我想起他在学校的长椅上等我等到睡着。
又及我写作业他趴在旁边绝不打扰我的模样。
我有点困惑了。


如黄濑所说。他在升高一的时候才明白在胸腔要喷薄而出的情感是什么。
他跑到青峰面前,砰砰的心跳在见到青峰的那一刻几乎停滞,蠕动着嘴唇说出一句自己都听不见的话。
“终于开窍了”青峰闻言,满意的拍拍他的头,如是说。

8
puppy love。
青年人如小狗一般对青春时期的爱恋抱有无法名状的崇敬和期待。
喜欢一个人只需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就足够了。小打小闹也会有,可更多的是趁着人少的时候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亲密举动。
年老的黄濑总是很羡慕年轻人的无知。
至少是羡慕年轻时自己的无知。因为无知,对世界怀着一颗大无畏的心,知道一去不回头的路也要卯足力气一路走到黑。
两人高中在一起一年,异地恋两年,后来黄濑考取了青峰所在的大学,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晚黄濑捂着嘴巴靠在青峰的肩头要哭出来。
他的话说得断断续续“终于可以,终于可以”
终于可以什么呢?还没有个结尾就被喉头涌上的哽咽给压了下去。
青峰紧紧抱着他亲亲他哭红的眼睛,亲亲他带泪的脸庞,亲亲他抽动着的鼻头,咬上他红红的嘴唇。
我好似披荆斩棘,终于来到你身边,殊不知这所有的一切和我们即将踏入的未来相比只是轻于鸿毛。


气温在最近疯了一般的降了下来。我也变得有些许嗜睡,不愿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
可爷爷却总是一副精神力满满的样子说要去河堤边走走。
灰崎似乎摸准了我的上学时间,每次从街角拐出来都可以看见他靠在墙边等我。无论是打着哈欠安然无恙还是脸上挂着伤,都会这么等着我。
“冬天是恋爱的季节”
爷爷如是说。


青峰大学毕业后租了间小公寓,把其中的一串钥匙丢给黄濑让他搬进来住。
黄濑双眼亮晶晶的捧着钥匙,问他“小青峰,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吗?”
青峰思索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以后会住更大的。更漂亮的。”
黄濑泪目,抱着青峰的腰,头在他胸前蹭啊蹭“只要有小青峰的地方就是家!”
青峰心跳漏了一拍,发誓要对黄濑好一辈子。
耳听爱情的年龄在青峰与黄濑之间变成了正无穷的递增。
固执的相信着对方的每一句话。固执的遵守着自己许下的承诺。固执的在压迫之下还要与对方一起度过。固执的眼睁睁的看着之前所有的固执都被现实的一把火烧成一把散发着余热,却把自己炙得心痛的灰。
步入老年的黄濑时常感叹着这份固执,这份幼稚。这是难能可贵的美。
因此在儿子面临着爱情的选择的时候他并没有和他谈论着现实。没有谈论起以后要面对的压力。
黄濑相信爱情。
见识过爱情的美好,也尝过痛苦的滋味。一个长期喝着苦得难以下咽的中药的人会对苦味有所免疫,但是对于甜味的敏感,只要尝到一点点,就足以满足很久。
这并非爱得悲催,只是他对于爱情知髓知味。
他又想起他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那一天对青峰说的“终于可以”
没有结尾的话,似乎在那时候就在隐隐暗示着他和青峰的故事没有最后。

在小公寓住了两年,同居生活也趋于稳定。两人早上一同出门去公司上班,晚上一起在厨房里准备着温馨的晚饭。
厨房的门上挂着一青一黄的两条围裙也沾染上了家的味道。
黄濑在公司从事的是外援工作,时不时需要外出出差,一去就是一个星期。青峰在家里无聊,只好把所有工作带回家,在电脑前面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了解青峰的黄濑为了让青峰少点熬夜也是一完成工作就立马赶回家,匆匆的脱下鞋子,行李随手一丢,跑到书房里抱住青峰“好想你”
青峰保存好文档,回抱住黄濑,吻吻他的眼睑“我也是。来,带你去洗澡。”
黄濑点点头笑得眯眯眼。
后来在一起七周年。黄濑送给青峰一只青峰相中已久的手表,青峰牵着他的手带他去买新的家具。
地毯,沙发,餐桌云云。
要让这些新新的东西快点归属于这个家,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上面亻故爱。
不懂哪里来的谬论,两个动情的人直接从餐桌上做到了房间里。
最后达到的高潮里,青峰拢着黄濑漂亮的蝴蝶骨。
说“我爱你。这辈子都爱你。”
这句话,黄濑记了一辈子,青峰也的确爱了他了一辈子。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8 )

© 一盒炸鸡 | Powered by LOFTER